诗坛四公子 徜徉情诗亭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8-05-09 21:28 阅读:

 

诗坛四公子 徜徉情诗亭

作者 / 张玉太

前不久,我参与主编了一部《新诗百年爱情诗选粹》。那些日子我满脑子都是玫瑰、百合,丘比特之箭,长亭和短亭,这些美好的爱的意象。百年爱情诗佳作汇聚一堂,真可谓洋洋大观。编事已毕,我蓦然发现,哦?巧了,诗坛四公子居然也都翩然而至,徜徉其中。

提起诗坛四公子,其美号恐怕诗歌界无人不知。张况,广东省作家协会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家协会主席;陆健,中国传媒大学教授;雁西,《现代青年》杂志主编;程维, 江西省作协副主席,怪才画家。此四子乃诗坛才子。他们之中,不仅诗意盎然,口吐华章,而且那书法也十分的了得。当然啰,几位对美酒也是十二分的钟情,诗酒人生嘛,李白斗酒诗百篇,无酒怎能成就好诗?说到这里,我忽地想起唐代诗人罗隐的诗句:“狂抛赋笔琉璃冷,醉倚歌筵玳瑁红”,这说的不就是诗坛四公子么!而更须提及的是,四位翩翩公子均为性情之人,——怎见得?有其爱情诗为证。

这可不是谁有意为之,也许是天意吧。于是,我的脑海里生发出一个美好的联想:在古时,凡风景绝胜处,必有长亭、短亭参差错落地点缀着,那是为行旅之人提供休憩之所,自然,也是文人墨客流连驻足、饮酒吟诗的好地方。那么,我觉得,这部《新诗百年爱情诗选粹》正如一座纵吟情诗的诗亭,而诗坛四公子的翩然聚首,无疑为这座诗亭增色不少。

张况在这座诗亭中韵味悠扬地吟咏《梦想的海棠》:“打磨一支童谣/我将诗意的金钗插在你的发髻上”,那意境,大有“人面海棠相映红”的味道;“即使风雨如晦/我也要用我残存的体温/为你煨暖春天的炉膛”,能嫁得如此痴男,什么样的女人都该心满意足;“我要用十二分不死的温度/点燃你我一生的热恋时光”,呵呵,这张况,生死以赴,够痴情的。

再看陆健,于诗亭之内低声吟诵《那时我不知该怎样倾吐对你的渴慕》:“那时我不知该怎样倾吐对你的渴慕/你门前的雪地留下我一圈一圈的踌躇”,爱的踌躇与执着,跃然纸上;“不知深深的爱能变作深深的爱的坟墓/不知回忆那深深的痛苦竟成了我今日的幸福”,爱有痛,也有甜,令人情肠百转,亦令人五味杂陈。

雁西则将爱视为生命,视为诗,他的一首《亲爱的》,道尽心曲:“亲爱的,你是我的清晨/也是我的晚上。从此也是我的诗”,倾诉爱恋之深,无须万语千言,只这淡淡的一句,便会击中无数多情人内心最柔软处。 程维心声娓娓,情意幽幽,他以一首《致》,倾诉的是爱的苦与痛:“我们见面微笑,从不吐露内心/是相互叠加的隐痛”,微笑着,痛苦着,这也许就是爱的滋味吧;“我们始终保持礼貌的距离,却无声呼唤/彼此的姓名”,这是怎样的一种情的折磨呵!程维诗中的爱,是那种“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的锥心的痛,是牛郎织女般的隔河远眺、泪眼模糊的无望的爱…… 我在沉湎于四公子美丽而哀婉的诗句时,被深深地感动了。是啊,如此动人的诗句,如此优雅的才子,《新诗百年爱情诗选粹》这座诗亭中怎能缺席? 现在好了,诗坛四公子也徜徉其中,情诗亭也就热闹而富有风韵了。

张玉太简介:著名诗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万里行组委会副秘书长、作家出版社资深编辑。

来源:诗坛四公子之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