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况:我不是侵略,我是在收复失地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07-26 21:35 阅读:

 我不是侵略,我是在收复失地

 

 

 

张 况

 

 

 

上辈子惊鸿一瞥,对你不甚了了

偶一回眸,就将你囚禁在我白痴的大脑

我眼里的万丈狂澜,只是虚拟的一寸惊涛

涟漪圈织的围城,挽留不住你远逝的芳华

我明显感觉到,音符不是疗伤的料

疯狂购物,对不住焦思劳神的辛劳

裸体的仙女下凡选美,其实真没这必要

抢别人饭碗,人间的职场自然乱套

我的额头从此又多了一条江在日夜翻腾、怒号

信手拔下任何一根睫毛

拉弓就是一支百步穿杨的响箭

天堂傲慢的尊严,也会为之应声而倒

说实话,与你擦肩而过,纯属意外

接下来的情形,确也显得有些糟糕

然而世事难料,那年头就兴门前三包

我的战场,我的雪

当然只能由我自己打扫

 

对不起,这辈子我又严重迟到

手挥五弦,知音再次跑调

转身按住群山起伏的心跳

我不再与无辜的烟岚计较

安眠药是黑夜的补品,我知道我没这需要

虽说无心睡眠,但我也不屑白日蹩脚的关照

我要躲在一个人的帝国,煮自己的字,疗世道的饥

与历朝历代的帝王将相,一一过招

摘星蹂躏,将水中月轻轻打捞

是我手痒时的拿手好戏、规范实操

无需炼丹,我的草堂遍地都是始皇帝当年求不来的仙草

李白的危楼百尺高,最忌凄风苦雨

我思想的书房四层半,但绝不会一踹就倒

长乐台那是赵佗岭南王业的缓冲地带

我随便竖起一根指头,就是他一辈子攀不上的高

 

下辈子,我想我一定还是无冕之王

在涉及爱的命题时,绝不容许别人独领风骚

我不能再无所用心,任性翻篇,本末颠倒

那样的举动很不理智,危险系数太高

当然,我轻易不再别姬,轻易也不会去干刺秦的勾当

因为我觉得荆轲和秦舞阳并不可靠,甚至有些无聊

我宁愿带着你攻城略地,远走高飞,弹琴吹箫

我宁愿让我的赤霄宝剑,一辈子不出鞘

只在沙场点兵的时候,伸出所向披靡的右手

挥动胸中的万马千军,踏碎边关冷月,捣毁敌手的老巢

为你奠基后宫的美德,排解前朝的烦恼

看见了吗?易水横呈,那是匕首的尸体在弄白色的潮

那是我必需彻底放弃的一世骄傲

我知道,你的每一寸冰肌雪肤,才是我手心的宝

必需三生三世珍存的绝世手稿

告诉你真相吧,我一早就已制定具体的霸业路线图

绝不能再留下任何遗憾,表现出半丝潦草与焦躁

是的,请你及时纠正你的误判,解除你的冷傲

并赶紧停止你多余的追悼,不成熟的唠叨

别以为我的金戈铁马是在侵略

其实,我是在收复属于自己的版图

改写上辈子未及颁出的那份遗诏

……

 

 

null

 

(张况,著名诗人,中国长诗奖倡导者,当代新古典主义历史文化诗歌写作的重要代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广东省作协主席团成员、佛山市作协主席。)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