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是时代的黄钟大吕———访中国作协副主席吉狄马加

作者: 来源: 文汇报 王彦 时间: 2017-11-21 21:08 阅读:

 “有诗人写过这样的诗句:时间开始了!其实时间从未有过开始,当然也从未有过结束。”中国作家协会副主席吉狄马加把这句话写在诗歌 《时间的入口》开头。他以为:“时间对世间万物何其公平,谁能抓住时间,谁能找到它的入口,谁也许就能找到发展的先机。”

因此,当那如同“一片没有边际浮悬的大海”的时间,忽然在此刻涌动出耀目的光芒,诗人欣喜地写下:“时间的入口已经被打开。”他说:“党的十九大举世瞩目,总书记为中国未来的发展绘制了美好蓝图,而我们要抓住新时代给予中华民族的历史性机遇。”

很多人认识吉狄马加,始于他在《自画像》里的一声呼喊,“啊,世界,请听我的回答/我是———彝———人”。这个来自大凉山的诗人,自步入诗坛就因他诗中强烈的民族使命感,引起众人关注。但他的目光并不囿于家乡山水,他的视线投向的是广袤的大地、历史的纵深处。

刚过去的周末,吉狄马加受第十九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委约、特别创作的《时间的入口》在沪首演。经艺术家诵读,观众们听到了吉狄马加诗中不变的吟唱———对历史的关切、对英雄的敬仰、对光明的礼赞。而诗人对记者说:“诗歌真正不变的面目是,她从不是朝向狭隘自我的窃窃私语,而是面向公众的黄钟大吕。人民需要诗歌,诗歌也依然在公众生活里发挥着重要作用。我们正站在新时代入口,站在中华民族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节点上,探准历史方位,时不我待,抓住机遇,这就是公众的心声。”

“诗歌作为一种艺术形式,它的存在本身不依附于某种概念或符号,而是具有‘见证’的意义,它是诗人通过语言来呈现思想,通过内容来抹去形式痕迹的艺术创作。”在吉狄马加看来,虽然新作是部委约作品,但诗里的声音仍然、也只能来源于内心。他在夏天时开始构思新作,到秋天时收笔。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他拿出诗歌再诵读一番,只在末尾添加了“新时代”三个字。“诗中所写基于我所关注的中国社会发展的现实,基于我们这个时代精神的共鸣。”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