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100家】第37期:诗坛四公子之《程维的诗》

作者:程维 来源: 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时间: 2018-05-23 00:38 阅读:

 《中国新诗100家》-(江西卷)-初选作品

程维,江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江西省作家协会诗歌创作委员会主任,南昌文人书画院院长,现居南昌。

出版著作有《戈乱》《他风景》《纸上美人》《独自凭栏》《古典中国》《书院春秋》《豫章遗韵》《南昌行营》《海昏:王的自述》《浮灯》《妖娆罪》等十余部书籍

获中国作协第8届庄重文文学奖。中国作协六代会、七代会代表,出席第46届贝尔格莱德国际作家会议,数度受邀印度加尔各答国际诗歌节。

◆《热 爱》

我热爱这阳光明媚的早晨

我贪恋烟火人间

我对好酒好肉绝不会撒手不管

也不会横刀夺爱于别人马前

那些浮世的荣耀我决计放弃

可到嘴的肥肉又不忍糟践

我对肥头大耳的日子早怀忏悔之心

又到下等澡堂洗心革面

我不想对你朝三暮四

充其量只图一个快活的人生

◆《悲情城市》

一腔悲情咯血,也不能就此退出

把世间留给恶徒,那样好人就没地盘了

不管怎样,好歹俺得占着,酒店的一围席

茶铺一条凳,公交一个座,菜场一张苍蝇拍

若都在恶人手里,好人就没法活了

砧板上一副血肠,为谁而寸断,不明所以

拉开抽屟,上帝赐下的纸手铐

铐着透明的空气,你去戏台喊冤

一伙林冲都在练嗓子,若是冲上街道

按酒驾处理,地下停车场再大

也没你罚站的位子,一场预谋已久的冬雨

把街心花园一棵老树,淋了个透心凉

◆《担 心》

没有什么不好,也没有什么更好

这世间,有你在,就正好

别的都无关紧要,该放下时,啥都得放下

可还是放不下你的,一想到这些

去哪里我都躇蹰,什么不干也把你掂着

我开始怕变老,担心时间把你偷走

百年以后,我担心没法找到你了,上帝啊

一想到这些,我就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翻译官》

你又在嘴上拼刺刀,舌尖见红了

后悔出生太晚,没碰到较真时候

不然不会蓄浑身浮肉,去做翻译官

在摊贩手里吃西瓜,也不肯给钱

还说城里有十家馆子可以签单

人家骂你,你就要亮小驳壳,这事干的

脸也是城墙做的,岂能一攻就破

失守是别人的事了,你是事后好汉

大伙都明白,你也不可能捆一身炸药

跟鬼子同归于尽,你宁可吃中药,喝红糖水

也要保重身体,否则谁来当家做主

松湖街没你管着,岂不是要乱套了

房屋拆迁事大,岂是一副泻药就能解决

还要开发旅游城项目,一边指挥铲车

一边嘴上跑坦克,人家跪下,也不收手

人家喝汽油,你就生火,人家要上京城

你就动绳索,玩套驴的把式

顺势还摘条黄瓜啃,二斤半的海量

呕吐一次,也能把嘬尔之岛淹没,就你能啊

◆《边 界》

我们都走在通往渺小的路上

与伟大背道而驰,像渐行渐远的背影

越缩越小,就要消失于地平线

众生仿佛都要被一只神的巨手抹去了

不会有来生的,也没有进入天堂的可能

我真想停下脚步,高喊一声:站住

是的,请停一停,看看身后吧

落日挂在燃烧的天边,都在对我们表示吃惊

不能再这样走下去了,像青草在大路上腐烂

不能这样接受灭亡的驱遣

请停下来就地安营扎寨,与草木为伍

与虫鸟为伴,与山川共老

不要走得太远,不要走出众生的边界

◆《画 梦》

我想用一支毛笔

蘸着干干净净的水,在素静的宣纸上画幅画

我会一改往昔的潦草,一笔笔都画出虔诚

我想画出心,画出梦境里的雪山

还有攀登上雪山之巅的人

看他成功,看他笑了,看他变为山顶上的更高峰

让后人来攀登,看他变成

与我不同的,变为梦想里的人

等到我的笔干了,画也就从纸上消失

好像我根本就没画过,梦境也没有在眼前出现

我知道我做了什么,而上帝,他来过

◆《驱魔师》

站在光明里,阴影出自我们的身体

每一个光明的人,都有一个黑色的孩子

那些代表太阳的人,往往是黑暗的父亲

原谅我,道破了这一事实

请承认那些阴影,乃出自你我身体

请领走黑暗吧,那些代表大阳的人

我会为你焚化纸钱,把它送走,如同驱魔人

你得对黑暗负责,必须把它领走

◆《码 头》

江湖那么大

有的人一跪一拜地行走

码头没拜一半,人就玩完了

我是不拜码头的,江湖再大

也比不过老夫一双布鞋

码头再多,老夫的布鞋

也不搭理它

老夫走到哪,脚上的鞋就是

自个儿的码头

别的码头对俺无效

老夫脚不大,41码

支撑自己足矣

◆《戏 子》

一副锦绣皮囊,上帝又能借你用多久

一出戏,百出戏,还是

台上风流,台下速朽,你还没有把它勘透

还在前湖吊嗓子,后海舞水袖,惊动了老首长

被罚站一下午,吃胖大海压惊

画扇面道歉,终归不敢把自个当霸王

别姬又将如何?即便千百回,也是气短

也是把一匹马推下水,转身就上岸

生怕湿了鞋子。毕竟你是旱鸭子,

离开戏台,就找不着北。一口唾沫

也能把汝淹死。一把方天画戟,仅能叉烧饼

两手捋过胡须以后,也不知往哪搁

捧夜壸就打哆嗦,你再咳下去

就是一腔血,台也塌了半边,守夜人

碰上孤坟鬼影,细打听,戏园昨晚客满

来的票友,都是西山的狐仙

◆《闯江湖》

没有比江湖更近的地方

它就在你家厨房,砧板菜刀一响

江湖就开始激荡起来,大酒上桌

河流也很难安份

你又如何守得住自己

说是眨眼失身,不如说换了个人

给一根鸡毛,你能当令箭

发你一杆老枪,就能率领三军

把西山拿下,坐拥绿林,用疝气压寨

跟天下孬种拜把子,自称是大爷

一顿胡吃海喝,就使你功成名就

又被老婆一掌扇回贫农

要投靠农会,交五分钱会费,请领导作主

混了大半辈子,发现自个还是怂人

◆《生米镇》

早该收手了,风景何其妖娆

仙人指路,你不好意思向两岸下手

再施一些粉黛,雷峰塔也就倒掉

西山众神纷飞而去,没留一点痕迹

傍晚的云,也不知带向何处,遗下的寺庙

承包给生米镇,一个厨子荣升主持

用词太狠,砧板上青菜也见血

桃木剑可以裁虹剪霓,生米煮成熟饭

一半自己填肚子,另一半施舍,我好静

僧人扫落叶,一院深秋的声音,一层比一层薄

你背着一袋月光上门,倒出雪白的米

消声匿迹,阁楼熟客不告而别

木头梯子在尘暗处拐弯

一枕好席,铺出桂花十里,雨后散香

走到哪里就认识,沙井的一只土鸡

把一些凤凰带进小区,还有几只流莺

保安假装没看见,晓风残月,租一所地下室

露头的时候,都是亲戚

◆《隐 者》

遁隐的再深,也会被酒香诱出来

一生一世之功,面临放弃的危险,又一头

扎进后山,觉得还不够狠,又往云堆里钻

还是没办法,肉身太重,色心不稳

不知如何安放才妥,挥剑不忍自宫,还是闲着

左右一摇晃起来,就露了腚,便蹬散柴门

既想去万达,又要履红尘,不撒一把银子

还收不住此身,窗户仍是老风景

破书爬满了皱纹,翻出一袋米粉,还是家乡味

撒点胡椒,又要掉泪,父母双亲都老了

你还在山顶发呆,数落尘世,自己也是土堆

捧起来的,能高过八宝山吗

打马过江州,下了牯岭,又做回一个旧人

桃花源里的二先生跟别人分享老婆的裤裆

一个在古代,一个在京东,坐高铁就到了

你也别再三推让,担待一回算一回

否则无人待见,除了秋风,没谁把你当大隐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