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诗精选100家》之:汪剑钊、王长征、王家新、王攀峰等7人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8-06-29 20:45 阅读:

 1、汪剑钊的诗

作者简介:汪剑钊,诗人、翻译家、评论家。1963年10月出生于浙江湖州。现为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出版有著译《中俄文字之交》《二十世纪中国的现代主义诗歌》《诗歌的乌鸦时代》《俄罗斯黄金时代诗选》《俄罗斯白银时代诗选》《曼杰什坦姆诗全集》《茨维塔耶娃诗集》《阿赫玛托娃诗选》等四十余种。

纸醉金迷

我不迷恋金,

虽然我知道它的重要,

据说,金子可以镶嵌皇冠,

也可以装饰厕所;

但始终抵御不了纸的诱惑,

很薄,甚至薄如蝉翼,

却给我一个比世界更大的世界。

迷恋肯定是有的,对山水,对异性,

面对尘世万物的诱惑;

也曾醉过,但不是因为美酒,

是感情,但不是狭小的爱情,

我必须郑重说明,

是孤独,但不是寂寞,

是忧伤,但不是巨大的绝望,

是……不是……

省略号构成生与死的奥秘。

在革命和经济相互推搡的时代,

风花出卖了雪月,

而我依旧享受阅读和写作的奢侈。

此刻,压路机的轰隆声

在窗外响起,

潮水的人群正涌出地铁的出口,

漫过混凝土砌成的台阶。

2017.3.7

与春雪有关或无关

记不起哪位睿智老人的名言,

欠下的账总是要还的,

时间绝对是追讨的高手。

有一些事,未卜先知,

就像肥皂剧,即使从中间开始,

也不耽误欣赏开头与终局的气泡;

另有一些事,人装模作样在做,

甚至摁住了脑袋,却永远抓不着它们的尾巴;

在你以为雨点悄然隐身的一刹那,

白色的晶体意外地落入掌心;

冬天的雪顺势滑进春天的颈椎骨,

仿佛反季的水果与蔬菜;

植物保持对水的渴望,

仿佛人体需要维生素的abcde,

还有hp,直到弯曲的u;

随季节延伸的道路

有点坎坷,有点泥泞,

但水洼仍然倒映出一座天桥。

2018.3.17

沙尘暴

三月末,气清景明成为奢望,

沙尘暴扑面而来,

据说是一场非正式的访问,

贫血的太阳,高悬在暧昧的天空,

比月亮的脸色更为苍白。

唉,活着真的不容易,

每个人都需要一只坚强的肺叶,

(五瓣似乎已经不够,作为透析的仪器

必须有更高的需求。)

一个糊涂难得的头脑,

一颗忠诚不问代价的心脏。

天际线消失了,

地平线也杳无踪影,

浓重的雾霾抹除了天与地的距离,

生命的底线又能在哪里?

想象力已相形见绌,

哦,但忍耐力是悲哀的无限……

昼与夜的轮回仿佛是一个错误,

永恒的暗夜倒是某种安慰。

小区有名曰育新,昔日曾是黄土店,

生活的一只蜗牛壳,

“咚咚咚”,“嗞嗞嗞”,“隆隆隆”,

楼上楼下,总有无休止的装修,

给破败的建筑加固抹彩,翻旧为新,

高楼的顶层,穿新衣的国王

端坐一把镀金的龙椅。

2018.3.28/

2、王长征的诗

作者简介:王长征,安徽省界首市人。作品见于《中国作家》《人民日报》《星星》《黄河文学》《青海湖》等刊,入选十余种权威诗歌选本,已出版作品5部。荣获“第二届中国长诗奖”、“首届河洛桂冠诗人奖”、“首届阳关诗歌奖”、“中国诗歌万里行优秀诗人奖”等。少量作品被译成日语、法语、俄语等。

摆渡人

落日在渡口

未留下只言片语

寂寂沉入水中

摆渡人把手把桨

摇动千年的歌谣

日子从船舷飘过

黢黑的脊背上

留下艰辛的盐

祖祖辈辈的渴盼

随流水东逝

孤独守望的青春

化作时间的酒

倒入整个河流

须发被风吹日晒

格外旺盛

粗壮有力的手臂

把夜归的村民载回

夜色中

守护古老的传说

满河星辉

一点渔火

河边翠鸟

披一身闪亮的绿绸

水边柳条上凝立

微风吹动湖水

破旧的舟子载着

一船的静寂

从城市赶来

盘踞岸边

思索重叠的心事

沉重的肉身

繁琐中解脱

俊鸟一动不动

只有草叶轻轻摇晃

等待美丽的飞翔

一人一鸟

一水一柳

微风悠悠

肃穆成永久

河湾上的天空

弯弯曲曲的河道

扭成一个个缠绵多情的水湾

沉醉的滩头宿着

搁浅的孤舟

天光云影在此驻足

匍匐在高远天空之下

暮色追赶着夕阳

悠远的渔歌在碧波中荡漾

功名利禄

随道道波纹竞逐远去

沉默的水道

还将继续沉默

不做任何评判的星子

夜空无语的闪烁

3、王家新的诗

作者简介:王家新,诗人、批评家、翻译家,1957 年生于湖北丹江口,高中毕业后下放劳动,1978 年考入武汉大学中文系,现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其创作贯穿了中国当代诗歌三、四十年来的历程,先后出版有诗集、诗歌批评、诗论随笔、译诗集及其他译著三十多种,并编选出版有多部中外现当代诗选及诗论选。多次应邀参加一些国际诗歌节和文学交流活动,在国外一些大学讲学、做驻校诗人。作品被译成多种文字发表和出版。曾获多种国内外诗歌奖、诗学批评奖和翻译奖。

法罗岛,伯格曼故居和工作室

那已是一片由松林和寂静

守护的禁地。

我们从木栅后门潜入,

那辆深红色的老牌奔驰车还在,

好像仍在等着它高大、佝偻着腰的主人。

一道布满青苔的石头垒成的长长围墙

在将什么分开。

没有什么野草莓。

那不时从松林透来的海风,

在搅动我们的思绪。

而所有看过的他的电影,

此时如同一卷烧糊了的胶片,

在讲着另一个同样的故事。

每一块石头都获得了份量,

每一棵树的影子都捉摸不定。

而当我们踮脚绕到屋子前面,那就是

大师在晚年独自为伴的大海了——

到了那里,波光粼粼,犹在镜中,

蓝蓝说她看到了父亲。

我们静得甚至已听不见自己的脚步,

但我是否听到了“上帝的沉默”?

我听到的,是冬季最猛烈的狂风

在这夏日里发出的回响。

我听到的,是那架古老的挂钟

在“童年的深渊”中震动出的声音。

而当我们再次绕到后门离去,

我最后一次看到的,仍是那道

布满青苔的石头垒成的长长围墙——

像是一句插入语,带着不可打破的

光亮和阴影,从此进入我的生命。

2009,8,瑞典哥特兰法罗岛

2018.1,改

1英格玛·伯格曼(1918—2007),瑞典导演,著名作品包括《第七封印》、《野草莓》。从 1967 年至去世,伯格曼一直生活在瑞典哥特兰岛以北的法罗岛上。他在该岛拍摄了《犹在镜中》、《激 情》、《假面》等电影,逝世后也被安葬在法罗岛教堂的墓园里。

黎明五点钟

黎明五点钟,失眠人重又坐到桌前。

堆满的烟灰缸。与幽灵的彻夜交谈。楼道里

永别的脚步声。如果我有了视力,

是因为我从一个悲痛之海里渐渐浮出。

第一班电车在一个世纪前就开过了,

鸟巢里仍充满尚未孵化的幽暗。

在黎明五点钟,只有劳改犯出门看到

天际透出的一抹苍白的蓝;

也有人挣扎了一夜(比如我的母亲),并最终

停止呼吸,在黎明五点钟,在这——

如同心电图一样抖颤的分界线。

2018,1,7

在你的房间里

在你的房间里,无论你的墙上挂的

是一匹马,还是大师们的照片,

甚或是一幅圣彼得堡的速描,

都会成为你的自画像。

而在你散步的街道上,无论你看到的

是什么树,也无论你遇到的

是什么人,你都是他们中的一个……

你已没有什么理由骄傲。

2018,1,18

4、王攀峰的诗

作者简介:王攀峰,1986年生于河南太康。曾在《中国海洋报》《作家报》《九江日报》《诗潮》《诗选刊》《中国汉诗》等文学期刊发表诗歌数百首,作品入选《2018年中国新诗日历》。

我欠故乡一个拥抱

荡漾漂浮的芦苇

尸体终归在秋天腐烂

冬眠的燕子走过芦苇丛

匆匆与故乡作别

我的远方的双亲

身子倾斜到了暮年

三十一个春秋里

昼夜,繁星依旧向前

血脉相连的故乡

我欠你一个拥抱

赐你一丈安心

你从黄河南岸

召唤京都奔驰的马蹄

你心中窃窃私语

随秋风

撒播在都城上空的东方

秋的傍晚

我站在北方的至高点

面朝故乡

忆童年,思友人

我该放下往日的忙碌

停止雾霾里穿越行走

在燕赵大地上

赐你一丈安心

我想触摸蓝天和白云

守住自己薄如纸张的命运

向西逃脱

我想脱离这称之为王的帝都

脱离从空中洒下毒种的土地

乘着瑟瑟秋风一路向西

我将在高原之上

在遥远的边疆

触摸蓝天和白云

5、王晓露的诗

作者简介:王晓露,西班牙伊比利亚诗社社长。世界诗人大会终身会员。《中国爱情诗刊》西班牙站长。凤凰诗社大洋洲总社荣誉顾问。作品发表于中国诗歌学会、《诗选刊》等网络平台和纸刊,入选多本权威诗集,著有个人诗歌专集《远方的你》。多次获全国诗歌征文大奖。

草原

以卑微的姿态匍匐在地

再以征服的野心向四周扩展

从一株开始

经历了几世的枯荣

成了原

在洪荒中

长情陪伴的

除了蓝天白云

还有野马和野火

每一次踩踏都是锤炼

每一次燃烧都是重生

人类是婴儿

水是奶

草是粮

草原是摇篮

西塘和水

水静下来,天上的白云就开始清晰

春秋的故事浮出

吴越争霸,三千越甲穿境

复仇火炬映红江面

水只看不说,掩盖残酷经过

留下结果

西塘的水见过刀兵

也听过唐诗宋词

远方的来客倚在客栈的窗台

看着流水把乡愁吟诵无数次

上元节的灯笼照亮拱桥的青石

青石上留下恋人的蜜语印迹

黑瓦白墙任由青苔扩张

风在树后鼓动杨柳枝条戏弄水面

乌篷船头的老翁和鸬鹚

几个世纪来都那么呆板

时光和龙井茶

一起在杯子里慢慢舒展

慢点再慢点,请你小心

别弄破这里的生活

金秋带着飘香的思念而去

我不动山也不动

彼此渐渐相忘

风吹过,唤起一种记忆

或者说存在感

它从我的肌肤上滑过

产生愉悦

让我对这个薄情的世界

多了一份爱意

风梳理着大山的头发

一波又一波

思念在野菊花上滚动

越走越远

6、王彦庆的诗

作者简介:王彦庆,笔名:老七。晟庼 。河南大黄楼人,长居平舆。现为河南省作协会员,河南省平舆县星火志愿团宣传部部长,平舆县作协理事,新蔡县作协特邀理事,诗词学会会员,作品多次获得国际奖、省市级奖,部分作品各报刊杂志网络均有发表。河南省婚庆民间研究会会员,婚礼主持人,爱七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创始人。出版《情友路上的晚霞》《伤痛的星辰》作品集等,以及诗集《再见青春》《爱的絮语》《我爱上你了》等。民间实体刊物《无名者诗刊》任主编。

逃离的夜

夜行者,从来不会展示她的孤独

她游离于灯火通明的角落,无人会意

夜:一个深不见底。触不可及的词。

远方,有同样的你。在逃离,最初的开始

忍不住的缺口,伸出。控制住的无法逃脱

思想里,那颗毒牙。又一次麻痹了所有夜的神经

挣脱不了的,是夜。

是深夜最深的放毒……无法逃离

城市以外,有更美的梦境等待你

你所能经历的,都是美妙的

在空中抓一把风,随手一挥,你看不到

他就像你的信鸽在远方,无处不在的传达

爱幻想的人,内心都有一座城

能够走出城外的灵魂,触摸那一刻荷花滴雨

完整的梦境,像一朵花开……

一个有故事的人,站在骨子里的最高度

制造一场有预谋有策划的逃离

在最美的梦境,开始脱离尘世的生活

周末一记

在诗集里腾出一大块空白

什么都不抒发

就像周末,给自己放个假,给父母打一通电话

即使什么都没说

周末。推去一切宴会或者酒席

就像麦忙的父亲

夜晚归家,自酿的高粱酒,自腌的咸菜

抽自制的烟叶时。他享受着,像是吹出一身的疲劳

诗集和酒。时间越久,才有人品出它的香

父亲说有些东西,有形或无形的。

它的价值其实就是坚守

那时,我没懂。现在,还是不懂。

7、王梓的诗

作者简介:王梓,笔名无花自香、子叶儿。女,70后,河北唐山人,河北省诗词学会会员,酷爱诗词创作。作品散见《吾爱诗词》《中国最具影响力诗词在线》《作家报》等。先后发表诗歌、散文等数百首。2014年,代表亚洲流行音乐协会受邀参加《中欧文化高峰论坛》并在中国诗词在线发表与会论文《共享文化盛宴》。2015年出版发行中国诗书画名家《王梓-珍藏特刊》。

致故乡

春天来与不来

和我爱不爱你没有任何关系

故乡啊,可不可以把头埋得再低一些

四海漂泊,你的孩子已经满身疲惫

或许,我早该堙灭

——在天黑之前

多少枝桃红,多少片柳絮

城市的月光、立交桥、霓虹灯、旋转的高楼大厦

就连拜谒的永旺塔,它们都在流。而我

却选择了把心,架上高高的峭壁

我用不死的乡愁,关闭所有慌乱的呼吸

可母亲的腰鼓每击一声,都能穿透我

——沉闷的胸膛

祈盼第二场春雨

我无比的尊崇

时过境迁,还在悠远的村落里虔诚祭祖的人

我无比的庆幸

在这天高地远,土坷垃刨出金子的地方

生不出诱人的水晶

我赞美漫山遍野的打碗花

那是用一方热土培根的最朴实的娇容

我高歌满地的齐齐芽并列丛生,均匀俏立

同那些草与山、花与树、蛙与溪,根与土

有着一样血型的灵生

我祈盼第二场春雨的脚步早些到来

还所有枝脉的清晰。荡涤整座大山

因物而迁,熙攘

——斑斓的人性

其实,我想对世界说

只不过,将你的癫狂,转架到诗人的脖子上

甚至以为,关闭一道屏,就封锁了我的天空

你可以将所有血色的玫瑰,都送出去

但你必须相信,告诉我鹤顶红有毒的,绝对不是眼睛

落叶缤纷的时候,即便是时和丰年

我情愿,是秋获时落在田野里自爆的豆荚

也不愿被勤劳的收秋人收割

倘若我的“食粮”严重匮乏,看吧

一定是你头上的蔚蓝,多了一丛金色

无厘头欠下的诗债,我希望是如数偿还

顶多申请一笔,等息本额。即使这样

世界啊,请别骄傲,除非保持你的完美,否则

你将面对,永无止境地,讨好我……

(来源:《中国新诗精选100家》编委会)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