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方阵:颍淮诗群(下)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8-09-04 21:52 阅读:

 颍淮诗群(下):  坤、风  和、罗  强、轩  扬、李  芳、石  泉、王新亮、李红军、非  凡、马  路、刘秋菊、陈  霞、张红卫、王灵芝、王长征

刘坤.jpg

刘坤,80后,安徽临泉人。诗歌作品散见于《诗歌月刊》《诗选刊》《星星》《绿风》《散文诗》等报刊杂志,作品多次获奖并收录多个选本。

 

刘坤诗三首

 

借我灯光

 

风尘沙海

无舟,去往那烂陀

绝望当做口粮

小乘乘于水

大乘乘于空

路,不过是来过的牒文

光早已跟在身后

何需去借

 

 

挑起沉睡的灯芯

沙盘中流水滚滚

急喘,从喉中奔涌

高地拥着边关

无风无雨

也无车马鼎沸

一人胸中千壑

一人纵横捭阖

 

挑起马蹄明月冷山星

针,在帅字上

走完最后一笔

 

码头

 

这里的芦苇

越来越少

连那些伸入土地中的根

也遁入空门

朝圣,为了片刻纯洁

 

镜中的倒影

小的连一只白鹭

也无法装下

碧蓝的抓手

跳起来就能够到

 

唯独那只想法多变的锚

往下,藏着,藏着

就把生活的泥

奉若神明  

 风和.jpg

风和,本名张震,安徽阜阳人,临泉一中语文教师。作品散见各地纸媒和微刊,偶获小奖,并入选多种选本。从生活萃取文学,以文学点染生活。

 

风和近作三首

 

河流

 

村后这条河

没人知道,它的头尾在哪儿

流了多少年

 

鱼,水草,还有水蛇

都游走了,河水也嫁了快婿

难得回娘家走动

 

没了水

桥就灰头土脸

孤零零地,气都懒得叹

 

邂逅

 

风一吹,满街都是煤尘

路灯半睡半醒

细雨的时候还好,飘雪就更欢喜

一把伞,足够护着你和我的半只肩膀

 

昨日偶遇,脚步顿了一下

对视时笑了笑,各自走开

你背上的二胎睡得正香,一手拖着行李

扯你衣襟的女孩美得精致

 

如果我们坚持到现在

你,应该是另一个样子

我记得,叫我哥哥时,你很嗲

现在,你已然自己做了哥哥

 

静夜思

 

 

星星就喜欢聚在一起饶舌

肥头大耳的月亮踱过来

他们就闭了嘴,隐到墙角里

月亮踱过去

他们就又聚拢

吃定了月亮不会回头

 

 

到底是谁改变了历史

太阳根本不屑回答这样的问题

黑夜,那么多星星闪烁

甚或加上月亮

天地之间,不是依然

一片混沌?

 

 

沉睡的人鼾声如雷

做梦的人

常常被自己惊醒

 

 

猜不准风向

看不见花香

小草和大树一样眠在母亲臂弯里

倒是那排路灯

像整齐的拉链锁扣

将沉重的暗夜

死死锁住

 罗强.jpg

罗强,笔名老镜,教师,业余习诗,作品散见《诗歌月刊》《诗刊》《北京文学》《诗选刊》等,出版有三部独立诗歌著作。

 

罗强诗三首

 

致祖国

 

真好,这风吹草动的日子

在野草间,做一棵渺小的野草

听风传递消息。附近的河流

有时平静,有时泛滥

 

欢心我也哭泣

悲戚我也哭泣

心头热烈的火种

时时感动我

 

除了我

这土地上的一切

都是平等的,犹如兄弟姊妹

 

这颗心日益枯黄

逐渐靠近夕阳的颜色

他们在说枯叶缠身的苦难

而祖国在我的怀里

我在哪里?

 

说辞而已

 

做一回大风,扫尽人间腐朽的落叶

做一回千里马,跑完梦断的漫漫前途

做一回猛虎,体验广阔天地的自由无限

做一回惊雷,给人类制出更大的动静循环

做一回断崖,虚拟一个意外的回响连连

然而,我终于决定回到世俗的秩序

按照他们的说法,我是钢铁

这叫回炉重造

 

忏悔录

 

多年前,有人公开展示断头的本领

用宝剑切掉,被捧在手心像一朵娇艳的花

居然开口还说大话,说谁又怕谁呢

朝捧着他头颅的人喷口水,说贼人死去吧

好像这就大快了人心。我跟着围观者叫好

却暗生歹念,在心里只手抛出去

远远抛出这颗断头鬼

好比一场游戏,我无故被牵扯

回到家我就发病,高烧不起

比断头还难受。我向来执着

把什么都当真。这么多年做同样的噩梦

梦到我无缘无故杀人,被视为元凶

被审判,然后血债血偿

这么多年,我在悔意中度日如年

每每颈项发凉,已成心病

 轩扬.jpg

轩扬,原名曹浩,安徽阜阳人,现居北京。从事自由职业。中国诗歌协会会员;安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诗集。

 

轩扬诗三首

 

鸡鸣寺见闻

 

从一处面南背北的石径上

上升……占卜着人山人海的蜂拥

我在瞭望的垛口,忽略寻觅风景的眼睛

 

以一块石头的悬空

临穹远眺——海目之处

烟云之浓——仿佛

幻化出无数条黄河长江的图腾

 

此刻,我正向站立的花草树木致敬

以一颗心的疼痛,悲悯出一丝

对跪拜者

投去叹息的同情

 

攀岩一处非南正北的石径

一阶一阶上升。直抵

烟雾缭绕的云层

 

蜂拥而至的占卜者

人山人海,络绎不绝

他们以虔诚的韧性

划痕一道道山脉的皴裂

 

山脚下,石砺的风,敲不敲得疼

那些登山者,灯红酒绿的疼痛

 

看一只鸟飞过天空

 

一只鸟,也许不是鹰。狂风骤雨之后

一只鸟,犹如一万枚花朵,

借助风的摇摆飞翔,掠过厚厚的云层和雾霭

煽动灰蒙蒙的天空

 

大地仰视她,天空鸟瞰她

云雾过后,缭绕的风雨也开始宁静

——曾经一度凌空的翅膀,似乎,也失去了

光滑的细腻。甚至,连飞都躲进雨里

 

月光下的草房子

 

在风找不到光的地方

你摸着我的手

喊哥     喊黑了天空  喊累了星星

喊的月亮都躲到云后

沉默

 

风雨漫过头顶,一个声音

响彻苍穹:来,

让我们用寂寞盖一间草房

在夜里

面对面

寒暄

 李芳.jpg

李芳,男。颍泉区人,系中国音乐著作权协会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现供职于颍泉区人武部。业余创作诗歌、小说、散文和歌词及文艺评论,见诸于军内外多家报刊。

 

李芳诗三首

 

乡下玉米

 

乡下玉米很经典地

站成一道青翠欲滴的风景

裙裾似的叶子

被阳光轻轻揽起

舞成一片

风吹过

一首民谣的韵味儿

十足地饱涨在乡民心田

让人幸福 快乐

 

乡下玉米进过城里的展馆

一棒子饱满的籽粒

非常艺术地组合

金光灿灿

向仰视她的一切人

展示自己

纯美朴实的品格

这就是我认识的乡下玉米啊

一生温馨 无所祈求

安静地在乡下

和秋天对话

 

老家的蟋蟀

 

老家的蟋蟀

叫痛了我的不眠之夜

这个小城没有月光

蟋蟀枯滞的叫声

又稠又粘

把我的思绪搅得一塌糊涂

我童年的窗台下

生长着的那片七星草

至今还零乱在我的记忆里

 

老家的蟋蟀我认得

不管十年二十年

那一声叫瞿

就把乡音和乡情擦亮了

忘不了啊

那片叫声

每年都那么亲切地

从乡下匆匆赶到城里

在初秋的

一个不眼之夜

抖着一缕月光

伏在我的床前

与我轻吟浅唱

那支思乡的恋歌

 

卧姿装子弹

 

射击场上,作为军人,

我选择另一种姿势,

让我的钢枪与我亲密接触,

因为钢枪是我的兄弟。

卧姿装子弹,

是一种纯粹的军事术语,

当然,也是指挥员下达的口令:

 

“卧姿装子弹,准备射击”!

 

坚硬的子弹铜质般地闪亮,

卧在我点击鼠标的手掌里,

我把它们一个个压进精准的弹匣,

让饥饿的枪膛找到幸福的感觉。

 

卧姿装子弹,

是军人特有的一种姿势,

一手握枪,一手握着子弹,

人枪一体,贴紧在靶台上,

此刻,我的身体,

象一只静卧的猎豹,

只要一转体,

就让子弹飞。

采取卧姿装子弹,

不是因为这种姿势好看,

而是在装子弹的时候,

除了有力和快捷之外,

还利于战士出枪,

这是战争告诉军人的一种姿势,

一种战斗者的姿势。

 

卧姿装子弹,

是战士打靶时的一个小小的细节,

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细节,

才能让子弹尖啸一声,

飞出好看的弧度,

靶心开花的成绩,

是战士在训练时用汗水浇灌的喜悦。

 石泉.jpg

石泉,原名刘颍,阜阳市人。一直钟情文字,出版有《忆念的清晨》。

 

石泉诗三首

         

 

 

远方,驶来大船

小宝沿岸不舍追撵

终于撵不上了,终于转身

问我:爷爷,找它去吧

 

朝大船驰去的方向

我们追赶很远,踪影不见

只见大河汤汤流过

——无边无际的春天

 

写给余光中

 

冷雨泠泠

你走过一遭,洇润无边的大雾

经溪边起身

 

朝代咿咿呀呀

粉墙黛瓦的古旧里吟唱

听雨的是你

回望的是我

 

那时,一朵莲待在昔日的

清浅里,逸韵如琴

 

要说对你沉浸

在造虹的那场雨里

恋你的一朵,艳羡至今

 

我被倾覆在你语境里

漫天雨境里

无边的苍茫与岁月

已然忘记

 

 

 

躲开旧迹,哪里躲得开

满目的芬芳

那里不曾荒芜

那里生长好多可怜可爱的花草

我还会忍心到那里

让微风吹醒往事,让细雨滋润艳丽

让我在无你的空白里站成一棵树

直待大河漰堤,汪洋成无边洪荒的留白

不再思忆

 王新亮.jpg

王新亮,笔名枫岩,安徽颍上人。青年诗人、作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中华诗词》《诗歌月刊》《青少年文艺》《书法报》《书法导报》《新安晚报》《合肥晚报》等国内多家报刊。入选《当代诗歌散文精选》等多种选本,著有诗文集两部。曾荣获中国教育报刊社主办的全国诗歌散文大赛一等奖等全国性奖项40余项,被中国散文学会授予“全国青少年文学之星”荣誉称号。

 

王新亮诗三首

 

 

风起了

吹动遥远天空的一颗星

轻摇柏树的疏影

暗色与淡色错落

星如槎丫上的一盏明灯 

 

一颗星

肃淡眉梢月的素辉

零落的雨丝

只为织一梭烟雨中的风景

浓稠与迷惘

是今夜不眠的故事

 

一千河

只寥落一颗星

亮起在冥色笼罩的桂林中

随风移动

欲隐没

却怕辜负了地面上的赤诚

 

遥远的天河浮着一颗星

灵动的光泽是借了满江月明

一天的黑绡只点缀一枚纽扣

好比莹烛守着孤灯

孤单的怎能不叫人心痛

 

听雨

 

苍天遗落了一些晶亮的液体

伞上便开出了一片细致的小花

雨的声音

一如真诚的生命 在心灵最深处

投入的放纵

一如弯曲的唇齿边吐出耐人寻味

最含蓄 最深沉的话语

今朝一个涂满灰色的天气

任由思想一如既往的跳跃

守在并不飘香的窗前   

聆听雨的心跳和呼吸

却不经意看见了   

一些诗意的情节  

一些午夜梦回的片段

你就在那

隔雨的红楼

悄悄地向着远方——

我注视你的地方

深深地凝望

 

烛的泪

 

总得让泪流干吧

丝丝缕缕

总也无法剪断

你哭泣的样子

让我在封缄平实的冬季

漾起最辛酸的感慨

滴红青泪

支撑了一世的燃烧

跳动的火苗

清晰地映出一个个纯厚的笑脸

那是你无限觉悟的一颗心中

扬起的最热烈最深沉的渴望啊

哭吧哭吧

在哈气成冰的天气

唯独你的泪

畅快得不需做任何累赘的附庸

也不需别人的催化

颗颗珠玑

全是为了顶端

那火红的一点

荒野中的希望也大概如此吧

我想那也是一支不知姓名的短烛

那它毕生的眼泪

点燃夜行人荒冥的孤灯

 李红军.jpg

李红军,中学教师。市作协会员。2008年接触网络,真正习诗。发表诗文近二百首(篇)诗文,散见于《星星》《青春诗歌》《中国文学》《诗歌周刊》《青年与社会》《冰心少年文学》《清颍》《安徽教育》《教师报》《语文报》《安徽青年报》《阜阳日报》等报刊杂志。诗歌《你的名字》获青年杯全国诗歌大赛三等奖,《走进七月》获《阜阳日报》国庆九十周年征文大赛一等奖,《写给儿子》《麦收记忆》分别获2010、2012年度安徽省报纸副刊评选三等奖。著有诗集《油菜花开》。

 

李红军诗三首

 

树上的闹钟

 

窗外,三只鸟

闹钟一样

每天清晨把我叫醒

 

今天,是个意外

我起来得很晚很晚

三只鸟

没有出现

他们没来叫我

 

整个清晨

我像霜打了一样

谁,这么不厚道

拎走了

我挂在树上的

闹钟

 

沱河景观带绿道

 

在沱河岸边

绿,遍地开花

抬头是

低头还是

 

在这里

只要你喜欢

你可以让目光尽情地去拾

不要五秒钟

就能装满你眼眶的竹篮

 

早晨或傍晚

许许多多的宿州人

都来这里

他们热情好客

对我这个初来乍到的人

总是报以友好

他们没有把绿和微笑据为己有

而是塞给我

好多好多

 

失眠

 

周围是巨大的静

夜,也是巨大的

 

我看了看静

又看了看夜

怎么看

他们都像车子的

两个轮子

 

我被失眠用鞭子抽着

把时间从一点拉到四点

向五点望去

唉,还是上坡的路

而我,早已汗流浃背

疲惫不堪

 

失眠啊,能不能

做个仁慈的上帝

能不能

放下你手中的鞭子

 非凡.jpg

非凡,原名王建华,参与创办过安徽阜阳青年诗刊和阜阳市诗社,享受诗歌写作的“无为”,获得过一些奖,但很少投稿。别人评论其诗“想象独特,文字优美,感觉细腻”。

                    

非凡诗三首

 

花有落

 

小草不言

随风摇摆

我是住在花芯中的小虫

沐浴五月日光洗礼

五月的河流不言

听我与屈子沿河诉说

时光坠落河面

击起朵朵浪花

散发粽叶和艾草清香

生命花开一季

故事流传千年

 

自己的节奏

天空一无所有

只剩飞鸟的掠影

雨水从何而来

花朵是大脑饥饿的幻觉

核爆之后

脚印是否还留在大地

也许只有小草

才是唯一的见证

让我们伴着清晨和煦的阳光

在森林消失之前

盘腿而坐双手合十

享受宁静

以自己的节奏

安排生命

 

树与云

 

树留不住云

风带不走树

它们自有天命

飞鸟徜徉长空

却无处安家

曾十指紧扣的你我

用爱丈量过绵延陆地和

无边大海

最终败给空旷的天空

感情撕破的那刻

满是灰烬的心

装不下

思念的一滴水

让大地

寸寸干裂

 马路.jpg

马路,字无缰,一字无疆,号省一,安徽太和人。在《新安晚报》《安徽日报》《星星》《少年文艺》《杂文报》《南方周末》《青年文摘》《散文百家》《清颍》《颍州晚报》等各级报刊发表诗文百余万字,有作品入选不同文集、选本及教辅教材。出版散文集《浮世清心》、诗集《坐在时光里等你》、报告文学集《浴火重生2》(合著),系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散文家协会会员,安徽省监狱系统作协理事。

 

马路诗三首

 

在绩溪

 

这皖南的小城

我写不出她氤氲的夜色

写不出她安谧的晨曦

写不出她被青山宠爱的襁褓

写不出登源河的一湾灵秀

以及一朵睡莲

浅浅的娇羞

 

这沉静之城

往世种下的一颗思念

驾牛车从前朝的前朝缓缓走来

抱紧大山的臂弯问穴生根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

以忘忧之心,雕刻

属于江南的黛瓦白墙

 

从岁月深处才读懂岁月

如同我总把皖南读作江南

那些宗祠,牌坊

高悬于厅堂和心头的家训

在这里我听见一条古道的全部寂寥

听见那些远去又走来的脚步

以及大山深处

更为久远的灵魂的沧桑

 

在铜陵

 

只要是江南我就澎湃

只要是杏花春雨

我就不在意光阴和归途

一任灵魂放纵

流落于水湄或者迷醉于山陵

今夜,在古铜都

我邂逅一场立夏的雨水

恍若故人抚摩心扉

 

有铜,有力,有韧性

有稳稳的三足鼎

有泛起锈渍的历史回音

这紧凑而精致的江南小城

不狂热,也不清高

你只要轻轻叩击

就能听见比青铜更为久远的

炉火和紫烟

 

在铜陵,你无需失眠

无需求神问卜

无需一再怀念江豚和石斛

你只管自恋,放松,一饮而尽

只管抓一把脚下的泥土

和着山歌与夜色

连同自己溶入沸腾的青铜

 

巢吟

 

不大,才八百里

不小,也仅够筑巢

是龙王行雨,是石狮子流泪

是焦姥急火攻心的哀告

是洪水覆姥山出

是巢州陷湖水平

是一个凄美的传说

是一粒丹砂,点在岁月的眉际

许江东三千年

五谷香甜,渔舟唱晚

 

临湖而居,一口水

足以养活一个日子

养活鸡鸭鹅兔,养活银鱼和白米虾

养活日月星辰,天高地阔

一枚小小的巢

足以安放七尺肉身,安放烟斗和渔网

安放眼泪,安放全部的心事和欲望

 

行到水穷处

巢湖不大,却无穷

不小,也仅够筑巢

想坐看云起就择畔而居

舞钓竿,啸长风

钓一湖明月,做一回闲人

 刘秋菊.jpg

刘秋菊,女,1965年9月18曰出生于安徽省界首市。1986年开始习诗。陆续在《文化周报》《诗歌报》《安徽青年报》《安徽工人报》《旅游导报》《当代诗歌》《新国风》诗刊及县市级刋物发表诗歌及散文诗。部分诗作被收入《90年爱情诗历》《红钥匙:以爱情的名义》《中国新诗萃》及地方选本。1994年出版个人诗集《情到深处》有诗歌散文发表于多家网络文学。其艺术成就被收入《安徽文艺家铭录》《界首人物》《界首文艺家名录》现为安徽省作协会员、阜阳市作协会员。

 

刘秋菊诗三首

 

花语

             

你来与不来

我都要

倾情盛放

我不会因为你的

热情或冷漠

辜负赶来赴约的

明媚春光

 

你在与不在

我都会

昂然向上

我不会因为你的

一枝独秀

放弃整个森林

抛却所有梦想

 

你欣赏或无视

都不再

与我相关

我得惜时蓄芳

孕育累累硕果

以报天空大地的

恩泽

 

题菊

          

娇媚不若百花

刚烈未及寒梅

群芳争相登场

你被挤压进

春夏冬的狭缝里

 

繁花尽逝

重门轻启

迎满眼苍凉

饮霜月冷凄

 

寂寞入骨

风刀无痕

谁又读懂

一世的清冷凉薄

沧桑后的隐忍坚毅

 

桃花仙子

              

阳光吻过风的发丝

深睡中的桃花仙子

被自己的春梦撩醒

 

她芳唇轻启

粉面含情

盈盈一笑百媚生

 

她梦到自己

被爱灌醉

梦到她的春哥哥

身着盛装

将她迎娶

 

翩飞的彩蝶

是她的伴娘

荷塘的蛙鼓

是他的乐队

穿梭的紫燕

剪云裁衣

忙碌的蜜蜂

采粉戏蕊

 

她还梦到

早早披上

薄雾轻纱

晨曦中舞动

粉色嫁衣

 

呵呵!她梦到

孕育出了

数不清的

调皮娃娃

他们穿红着绿

或在臂上荡秋千

或在指尖翘首立

 

她在自己的

春梦中陶醉

娇羞润上脸颊

红云染上芳菲

 陈霞.jpg

陈霞,笔名紫若,安徽省阜阳市人。安徽省书协会员,安徽省美协会员。曾在《阜阳日报》,《颍州晚报》,《清颍》上发表过文章与诗。

 

 

陈霞诗三首

 

雨中游颍上明清园

 

修竹,细雨,长长的小巷

一串串红灯笼挂在青灰色的墙

这悠悠青石板

是谁曾盈盈走过

打着油纸伞

走进

那尽头一扇斑驳的旧门框

一盏红灯笼高悬

照着旧时光

照着青石板,

还有细雨缠绵

跨过旧门槛

走进那深深几许亭台楼榭

越过时光的墙

精雕的青砖

镂空的窗棂

细琢的斗拱飞檐

小桥、流水、回廊

有多少班驳的故事

有多少说不出的思念

在清竹的梦影里摇曳

在一草一木一石一景里深藏

最后都变成亭台楼榭的九曲回肠

 

风吹来

 

我坐在窗前  风吹来

吹来梨花的香  淡淡

吹落洁白的瓣  片片

尘埃里满是眷恋

 

风吹来

还有那杏花、桃花 、玉兰花⋯⋯的思念

她们次递乘风而来

 

风吹来

那棵香樟树的枝叶在窗棂上摇曳

它的叶一片一片落满窗台

 

风吹来  

豁然间天上飘落雨丝如练

渲染了这一院春光流泻

这窗前绿波如烟弥漫

 

风吹来

我坐在窗前

一缕茗香淡淡

一抹思绪漫漫

 

素女

 

只是双眸淡淡

便惊艳了一池秋水潋滟

只是身影缓缓

便婉约了一段时光如烟

这盈盈向我走来的素女

衣袂漫漫

似从远古翩跹而来

是前世的一朵青莲吗

今生花开在人间

纤尘不染

如仙如幻

静静的在素世界里缱绻

 zhanghongwei.jpg

张红卫,曾用名东方。当过兵,开过书店,摆过小摊,在政府部门供职又辞职,现居阜阳,靠经营小餐馆为生。1996年开始散文写作,作品散见于《安徽日报》、《新安晚报》、《当代青年》、《渤海早报》、《阜阳日报》、《颍州晚报》等报刊杂志。2013年开始尝试诗歌和小说写作,诗歌曾入选《清颍》杂志2016年阜阳市现工诗歌精品创作大赛作品专号,曾获第三届阜阳市中篇小说大赛优秀奖和首届阜阳市散文精品大赛优秀奖。

 

张红卫诗三首

 

我一直在飞

 

我感觉一直在飞

是向下的那种

太阳离我越来越远

星辰离我越来越远

 

当一朵云彩托住我时

我立刻变成另一朵

我深恋这份柔软

可还是张开翅膀

 

当一片林梢托住我时

我立刻化身绿叶

我愿意在此消融

可还是翅膀张开

 

我将飞到哪里去?

我问过苍天大地

可惜只有我的回音

在空气里不断撞击

 

!是你给我重重一语:

“快回去吧!

回你自己的园地!

我以诗神的名义

 

我们都是鸟

 

201856日,

麦子收割在即。

在我初中同学微信群里,

和李茅草聊了几句。

他问我什么时候回老家?

我说很少,

大都是过年的时候。

 

至少有20年没见了。

我问他也出门在外吧?

他说在深圳,不挣钱怎行?

农民不像公务员,保障养老,

家里要收麦了,明天回家。

我沉默了一会儿说:

我们都是鸟。

 

刚立过秋

 

刚立过秋,夜

仍然像头急躁的驴;

风不知去哪快活了,

汗珠子如泉水般的淹没

我的每一管毛孔。

 

晚饭还没吃,酒精

尚未冲进我的喉咙;

秋虫忍不住了,唱歌,

可再好听,也打动不了我。

 

只有诗,我的害虫!

我所深爱的害虫!

趁着夜色来了!

于是我的一呼一吸,

都处于危险之中。

 

急什么呢?

反正我已被你俘虏。

我的血液里,

全是你的味道,

一遇到酒精一一

它就要燃烧。

 

如此也好,

与其被这闷热的夜弄死,

还不如躺你怀里,

带着轻蔑的微笑而去。

 王灵芝.jpg

王灵芝,笔名悠然。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协会员,安徽省利辛县人。自幼酷爱文字,曾在甘肃省甘南藏族自治州做过五年中学英语教师。钟情山水,旅行的脚步不会停止。完成过两次百公里毅行和一次马拉松长跑,成功穿越库布齐沙漠。出版有诗文集《关山相隔》,游记《面向珠峰》。作品入选《中国最美爱情诗选》《中国情诗精粹》等书,曾获首届太白杯诗歌大赛一等奖。现栖居颍州,心似兰草,温婉清淡。

 

王灵芝诗三首

 

秋月

 

坐守,这样清澈的夜晚

依然想歌一曲

为一份岁月,一丝寒凉

一念净土峡谷中的断肠

 

一片碧绿的叶子凋零

痛已在飘落中静止

不忍回望

思绪已在心底封存

 

写一副挽联低吻

吟一段燕草如碧丝的秦桑

心越来越柔软

夜色越来越苍茫

 

天边悠悠的云

换一袭桃红的霓裳

双手捧起初相识的绿韵

轻轻地在落叶旁安放

 

夜色已如水般清凉

极目远望

心海皎洁,此刻

已是云淡风轻

 

秋水

 

这一处水岸

是美人鱼曾来过的地方

那点点浮萍

还记得爱的欢喜爱的惆怅

鲜艳的长裙不耐风凉

今晚的月儿云朵把它隐藏

 

这一处曲桥

不是断桥没有白娘子的身影

许仙的心痛早已延续了三生

雷锋塔注定会倒

它压得住妖孽压不住

天地也无法束缚的爱情

 

芦苇和苍蒲相伴在水中

说好了要并肩抵御北风

柔弱的浮萍怯懦地仰起小脸

水流的方向

规定了它的行程

 

远处的霓虹

将水面划开一道道伤

殷红殷红的鲜血

流淌了整整一晚上

 

柳丝儿轻轻地,轻轻地抚慰

荷叶田田地,田田地守望

水里的星星眨着眼晴

夜色里倾泄着一半欣喜一半忧伤

 

秋风

 

秋后的雨一场场渐寒

沉静了蝉的长鸣

跌进了最深的寂寞里

 

吟起长相思

唱响秋风吟

触手可及的温柔隔着山重水复

 

转身

高远的晴空雁阵成行

是谁的笛声拂过芦苇荡

 

采一支荻花拥在心口

以日月之光相暖

阡陌里陪伴必然到白头

 

假如有一天我心老去

必将带着你横渡天涯

于落日的余晖里一针针刺绣

 

 王长征.jpg

王长征,安徽省界首市人,现居北京。作品见于《中国作家》《星星》《延河》《黄河文学》等400余家刊物。出版诗文集多部,已荣获“第二届中国长诗奖”“首届阳关诗歌奖”等。

 

王长征的诗

 

 

千年银杏

 

抵达泉河北岸

太阳为我披上金色斗篷

干燥的风掠过大地

指点时间的残影

千年银杏树从土里钻出

犹如大船从水面跃出

光阴顺着老人脸上的褶皱里游走

乡亲,我要用家乡的曲调为你写一首歌:

河流一再改道,旧址变成村庄

游鱼的足迹在盛夏变得清晰

水草被庄稼代替

浪花绽出勤劳的果实

枝头累累白果使传说更加生动

无论是千年还是万年

平原上善歌的村民依然年轻

泉水中流出的珍珠般的音符

我仿佛回到了出生的村子

或者说在此地重新诞生

头顶被明亮的蓝天映照

脚下有泉水血脉滋养

银杏树,走近你如同走进历史

面对古老的活化石

你的枝叶多像绿色的波纹

令我忍不住咳吁一声船夫的号子

 

 

晴川云烟

 

汉阳树在多年前的想象力生长

朦胧的影子如同隔着一块竹月屏风

云烟汇聚在这里,笼绕下凡的仙鹤

那个仙人挥挥衣袖

散发出多少幽香?

少年崔颢骑马赶来

只为化解人间的忧愁  

 

此刻,长江里无数回头的浪花

湿漉漉地向我招手

 

 

长江边,一座大禹造像

 

汪洋肆恣的长江

低眉顺首在你脚下

望着你棱角分明的威严

一声不吭。如果江里有龙王

定会邀你做龙宫的座上宾

你的周身围绕威猛的水工

黑眼睛蕴藏一本打开的书

写着风调雨顺的神令

 

站在高大的塑像前凝望

你的臣子和你长得很像

我忍不住用手拍击铜鼓  

铿锵有力的回声荡起整条江的巨浪

你用手掌 抵住我的歌喉

拒绝的如此干脆

我的崇拜不值一提

尽管一开口就不止三千年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