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张况《中华史诗·秦卷》(节选)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07-17 10:11 阅读:

 

《中华史诗·秦卷》

第四章 匕首:易水的骨头(节选)

·

1

·

孤零零无依无靠的易水

是一条多年失宠的插曲

它横陈在惨白的公元前227年面前

旋即就化作了一截淬毒而亡的寒冬

浮在复仇的江面上

流动着死寂的冲动

·

夜幕垂首

鸦雀噤声

心智低垂的月色

罩着未酬的壮志

作别岸边一群垂泪的白衣白帽

时间悲悲戚戚惨惨的难言之隐

被一阵压抑的冷风吹散

一把冷漠而宽泛的苍凉

像一块顾影自怜的尸布

将荆轲心里固执的汪洋

覆盖成起伏不定的心跳

·

北风呼呼

天寒地冻

满目萧疏

满怀索寞

秋霜豢养的几丝杀气

在喷血的冲动中搁浅

垂钓者隐形的复仇之手

偷走了杀手畸形的心脏

·

夕阳贫血

阴风怒号

一首冷森森的刺客进行曲

在岁月懒洋洋的眼皮底下

夸下一个视死如归的海口

·

2

·

杀手是易水的骨头

比石头坚硬

比狂风凛冽

易水是杀手的遗嘱

比生存残酷

比死亡美丽

·

杀手是易水的沸点

比血热烈

比泪滚烫

易水是杀手的冰点

比梦苍白

比心寒冷

·

杀手是易水的圆点

像金黄的太阳

像冷清的月色

易水是杀手的拐点

左脚迈向天堂

右脚通往地狱

·

方面大耳的历史

张开谋略的大嘴

吐出闪光的匕首

时间四溅的锋芒

被殓入主人的蛊

封死棺椁的眷顾

沉默寡言中潜伏的张扬

夹带私交深厚的人情味

声带上耳提面命的危言

撂倒耀眼而夺目的义气

一张散发凉薄气息的军事地图

静静等候一场别开生面的葬礼

它要透过主人复仇的精神气质

为怀揣它的杀手提供情感依托

时间荒谬的黑手

扯断历史的脐带

将燕太子丹孤注一掷的决绝

拴在杀手一言不发的脖子上

悄无声息的一腔寂寞冷血

潜入敌国贪婪散漫的腹地

设伏在仇恨的必经之路上

随时准备将一把志在必得的匕首

插入秦嬴政大腹便便的霸道履历

·

杀手怀中那张叫督亢的作战示意图

其实是一条通往仇隙的暗杀路线图

燕太子丹和杀手都明白

咸阳城沉沦已久的太阳

早已没有了灿烂的血性

而咸阳城里所有的脑袋

也早已被秦嬴政的军队

围成一只疯狂的大铁桶

水泄不通的秦国城门里

关押着历史粗重的呼吸

即便一只苍蝇半只蚊子

也别想飞进去一探虚实

·

3

·

残阳如血

群鸦哀鸣

壮士此去

再难复还

背负一只视死如归的简易行囊

肩扛樊将军血淋淋的一头义气

杀手穿过时间寒冷的悲壮泪槽

向人生最初的起点最后的终点

徒步烙出两行壮怀激烈的脚印

杀手毅然掐断人间所有的尘缘

顺着那条蓄谋已久的复仇小径

踏着一生再也难于复制的平仄

一步一声啸吟

一步一个血印

杀手赤条条无牵挂的身后

抛下了两行沉甸甸的叩问

·

一条抛却了生死的河

删掉身旁的一切溪流

只为送一根白骨上路

·

一把看破红尘的匕首

植入一意孤行的意志

稳稳站到了秦殿之上

其目的是为了将锋芒

插入秦国傲慢的心脏

并以一道深刻的血光

闹出举世皆惊的动静

从此好让紊乱的朝纲

走出坐卧不宁的深夜

恢复引人瞩目的秩序

进而达成主谋的愿望

改写属于他人的恩怨

·

一把发了誓铁了心出了鞘的匕首

它根本就没再想过要回到鞘里去

只要能够舔到秦王虎踞龙盘的血

到最后无论死在哪一个旮旯地里

那里就可看成是自己的埋骨之所

它穿着职业套装的心

这番比谁都更加明白

秦王颐指气使的肉体

就是它最为厚实的鞘

·

夜色掩护下的万卷沧桑

像一派无从措手的烟雾

笼罩着时间浅陋的陷阱

一颗冷飕飕的义气孤胆

就是一条士为知己者死的绝佳名句

比一颗善贾而沽的野心强大一百倍

·

来源:中诗网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