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陈泰灸:这是一种偶然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09-05 22:11 阅读:

 1.jpg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2.jpg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一天和一生只能有一方妥协

就象我上学时的三个女同学

当不当我媳妇

其实对于不对只是妈妈当时的选择

更上一层楼跟多上一年学一样

让我们看到了少年不知的愁滋味

顺着小路去远方的那个男孩最后长成平原唯一的那棵树

长大了的女子在树下演绎童话或者躲雨

浑然不知提醒她快走的那只鸟儿是她的同类

闪电下树己经无法体验高处是寒是热

鸟儿涅槃

平原从此只有乌拉草和百合

泡子里的鱼和洞里的獾子不管爱情只治烫伤

几个嫁不出去的娘们合伙生了一个皇上

长江黄河给他起了个名儿

就叫北方

我跟我爹来的时候

我天天骑在斯大林送给朱德的那匹种马上

我驾机飞上天空的那天

给朝鲜送过骡子的父亲死前想吃一碗菠菜汤

他让我知道

家族的传承你不一定担当

那一片父亲的草原母亲早已忘记

她只记得她当上太奶那一天早晨有阳光

今夜酒后,我躺在妈妈的床上

不用看窗外

没有月亮也有星光

想起昨天的电话

妈妈说想我

知了跟她一起在沧州的运河旁

3.jpg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4.jpg

请点击输入图片描述

陈泰灸: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华诗词学会会员、黑龙江省作家协会散文创作委员会副会长、绥化市作家协会副主席、肇东市作家协会主席。世界诗人大会中国办事处副秘书长、国际汉语诗歌协会理事、《诗刊》子曰诗社理事、《汉诗学刊》主编、《甜草》杂志主编、《甜草文艺报》主编。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