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诗歌 》 头条诗人 :罗爱玉一只鸟的不舍从落日开始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09-10 22:05 阅读:

 

【英】Cheryl Culver

 

 

南瓜花在秋天的夹缝安静地开


第108期


 

诗,不是简单地摹写生活表层的情感,而是尽力凭独特感受的灵性来构拟可以负载涵纳感悟内容的意象与意境。这组诗里的《太行山》即是如此。“他一定不是/忘却天涯的石头,而是我的/天空”,石头即是意象;而喝干他的名字,并“解下厚厚的围巾/像想一个人样,想一块石头”的境,不仅真诚,还有点炽烈。在这组诗中,至少这是一首富有独特个性的爱情诗。

—— 本期荐读:谢克强

 

 

一只鸟的不舍从落日开始(组诗)

罗爱玉

 

 

 

旗袍女子

 

暗香袭来。梅花淡淡地开着,一幅中国水墨画
和需要一双手轻扶的手工盘扣
遥相呼应。不用借一纸旧宣纸
山水和春光,已在旗袍女子的侧影里
若隐若现

 

风,吹着开衩的裙摆
她手捧一本线装书,在宋词的旖旎中
从容守护着。梅花纷飞,如一朵朵胭脂
飞上脸颊,斜襟。
夕阳下的弄堂是金色的

 

她一动不动。安静。端庄。凝望着远方
远方空得尽似
虚幻,但她颔笑的眼角
分明住着一位风尘仆仆,打马而来的少年 
水珠在他浓密的黑发上
闪着光亮。黄昏,越来越开阔

 

 

 

在一封旧情书里等你

           
被我用旧的黄昏才可以让群山有些灰白
南瓜花在秋天的夹缝
安静地开,长空,透一丝寂寥
而此时,我只能用尽薄暮
做一件事情
弯腰,在时光里拔一些荒芜

 

词,虚掩着。隐世或遗忘
有初恋般的笑从抱起的荒草中,滴落

 

怀揣一封旧情书,我站成了一片盐碱地
在一片汹涌的,芦苇的白中
等细雨霏霏
等斑驳的船。长发和落日,在慢慢坠落

 

 

 

太行山 

 

我喜欢的男人一定是这样的
干净,澄澈,理着寸头
结实的胸肌
完美,清晰地裸露在世界里
他擎起着辽阔

 

他一定不是
忘却天涯的石头,而是我的
天空

 

暴风雪的夜,我常会
把红酒和他的名字,喝干
久久地坐着
并不止一次,解下厚厚的围巾
像想一个人样,想一块石头

 

 

 

送  别

 

有孤帆
远影,有凸现在
江水中的形影单只,就够了

 

李白送孟浩然,也是
如此。我开始重新锻造自己的
举案齐眉
把残荷的颜色送给天空
把一轮落日,挂在飞翘的檐上
一只无望的,患有自闭症的鸟,踩着轮子
缓缓移动着
有一两根羽毛,轻轻地落下

 

我看见一只鸟的依依不舍
就从一轮落日开始的

 

我比鸟幸运,可以在黄鹤楼上
平静地,练习眺望
时光如水。有孤帆
有远影
有活过来的
形影单只,就够了

 

 

 

想和你做一对幸福的雪人

 

雪,漫上来
一窝窝的。多想就这样赖在
一场突如其来的素色
背景里
迎着风,失忆

 

隐约的黄昏,衔着
几粒诗歌的麻雀,我已不再
关心了。
此刻,挽着你的胳膊
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着步子
仿佛走在盛唐,洁白的婚纱,让长安街的梅花
扬起了一地的旧词

 

突然很想穿上绣花鞋
和你一直
走下去,任由你搀扶着
做一对幸福的雪人,做一对迎风落泪的人
直到白发三千
从一桢半掩的雕花木格子窗棂中,垂落

 

 

 

我想和你到小镇去

 

天蓝,水碧,蔷薇花淡淡地开着
我们背靠黄昏
倚坐在小镇街角的某一块
石板上。小镇上不需要故事
只是静静地坐着,偶尔,我会悄悄瞟一眼
这一天,满大街都是黑白底片里的宁静
阳光也特别清新
拱桥下的溪水,也都是宋词里的婉约

 

幸福,像一块盈盈的花布,我看见了
它眸子里的清澈。
在小镇的早晨醒来,是一件多么开心的事

 

只是你鬓角陡生的一窝白发
让我有些,措手不及

 

 

诗作者

罗爱玉,1972年生,湖北随州人。著有诗集《青青玉米地》《我想送你半个天空》。

 






Cheryl Culver ,生活在英国东南部一个小镇在她的花园里有一个定制的工作室。安静的未被破坏的地方是她的灵感来源

 

 

 

编者按

头条诗人是《中国诗歌》纸刊坚持了十年的名牌栏目。2008年设立以来,每月刊发一位实力诗人的作品,已累计刊发120位。并从中诞生了10届闻一多诗歌奖得主。

2019年伊始,我们决定换一种玩法。每个月由《中国诗歌》编辑部初选出4-5位当下实力诗人的诗歌,发布在“卓尔诗歌书店”微信公众号上。月末由读者投票+嘉宾评选的方式产生“月度头条诗人”,投票情况作为重要参考。

“月度头条诗人”将获得奖金,并需要准备一组新作,刊发在《中国诗歌》纸刊上,成为年度“闻一多诗歌奖”候选人。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