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征:最新长诗《文峰塔》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12-11 14:48 阅读:

 《文峰塔》(节选)

 
一扇无形的门徐徐开启
一座黑暗中闪着火光的山
忽明忽暗
像夜幕上的星辰闪烁
微茫而遥远
在它身后还有无数
不愿止步的人们
按照神灵的指示
朝着梦想疾步前行
黑暗中潜伏着无数陷阱
还有诱人迷路的鬼狐
但只要还有光还有热
就会有前赴后继的人
力图揭开遮掩光明的黑幕
在信仰缺失的年代
虚伪、阴险并行
人性的堕落就像行星的飞驰
只要文明还在
火种尚未熄灭
知识就不会穷途末路
神灵创造世界
历史由人书写
那些先知用眼睛做蜡烛
为后来的人照亮前方的路
塔下镇压的恶魔出世
卑微的理想饱受折磨
文明与落后的战争
在历史长河中持续不断
 
你看——
匍匐在寺庙和教堂的信众
渴盼佛祖和上帝拯救他们
历朝历代
光明屡被黑暗代替
神的恩赐来没有
将子民的祈愿
汇聚成拯救饥渴的河流
那些虔诚的膜拜
像流水一样日夜远去
抬头问天
神灵的光热在哪里
天的博爱在哪里
佛的智慧在哪里
愚蠢的神像只知道接受供奉
却频频在民族危难的缝隙中
正襟危坐享受安逸
高高在上支配人间
又解救过多少现实的苦难
到了毁灭的时候
掌握时间命运的诸神
却在悠闲地洗牌
直到新圣再次开启历史之锁
在海洋与陆地的轮回交替中
天空和深渊各有自己的领地
文风吹拂世间每一个角落
甚至包括最偏远的幽谷和沼泽
魔鬼掌握灭世的力量
救世的旗帜由文化扛起
 
一座塔
一个刺向天空的塔尖
矗立云端
敢于犯上的精神意志
强健的手臂高举
任风雨剥蚀
渴望的眸子
自信的姿态闪着火的光辉
作为一种物质符号
它实实在在
竖立着坚贞不屈的信仰
这是属于所有人的荣耀
在灵魂高地
让混沌的世界缓缓苏醒
在岁月沧桑
以润物细无声的缓慢步
展示着量变到质变的哲学命题
 
生命与复苏
构建一座坚不可摧的建筑
新生的光明超越神的力量
满目苍凉、寸草不生的人间
一棵棵树木在翘首以盼中
撑起造福于人类的浓荫
尧舜禹的马车驶过的地方
头顶的天空一片蔚蓝
该轮到愚昧和荒蛮之神窒息了
躲避新鲜的空气和温暖的阳光
人们从愚昧中解脱
暗影覆盖一切的时光成为历史
人间的罪恶被春风化解
希望没有辜负点滴的守候
因为一座塔
文明有了传播火种的根据地
没有山崩地裂
没有电闪雷鸣
只有清风拂面掠过大地
文学艺术所承载的内涵
像一支标枪尖锐
鲜明地挑起圣洁的手帕
历史灰烬
那些无知被时间所教化 
几百年了
一座又一座文明基石
成为一支支精神火炬
道德重新占领高地
和谐、优雅、向上
文人风骨代代相传
古老的文明
在大自然的呼唤中焕发生机
我们失去的太多
初善的本性将一一找回
丑陋的一切反思中被唾弃
曾经的失落
给文明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血的教训在救援的记忆中磨损
一位位大儒的理想
在时间的长河中延续千载
看惯了悲剧的世人
结束了延续万代的呻吟
在今天的人们看来
这似乎都不足以奇
活在灾难中的人们
夹缝中的呼救
曾经那样撕心裂肺
 
竹简上血淋淋的指纹
谁来控诉
如果文化的种子能够早一点播种
历史陈迹中的痛苦能够早一点减少
而今,一座塔的高度
还在继续升高
知识不再被政权垄断
我们唾弃嗜杀、残暴
那些深夜中因痛苦而发抖
甚至绝望的幽灵
风中胆颤心惊的呜咽
令我们虔诚忏悔
前人给我们一笔伟大的财富
我们能否持续传承下去
生活富足 科技发达
如果我们因此而骄傲
以为万物都臣服于我们
而不再小心翼翼
享受安逸的同时
历史的倒车将会以地震海啸
乃至万千生命化为枯骨的战争来回报我们
 
所有的伟大和自满
都会让文明再次走向灭亡
文峰塔站起来了
也有可能被欲望和野心推倒
只有在血管里耸立
才是不可磨灭的丰碑
妄自尊大的小丑
没有人会被善恶法则饶恕
永久刻在耻辱柱上
才会令野心家发自内心的敬畏
千年传承的灵智
是阻挡邪恶蔓延的钥匙
紧紧地握在我们手中
不让精神沦陷
时时刻刻警惕
不然今天的一切都会变成
阿房宫和空中花园
留给后人永世无尽的嘲讽
 
生命如此渺小
真理将会永恒
我们心中的文峰塔
虽然高不过摩天大厦
但他存在的光辉意义
高于古罗马帝国的凯撒大帝
高于蒙古马背上的成吉思汗
高于千古一帝秦始皇
也高于席卷欧洲、几乎毁灭地球的希特勒
珍惜今天所拥有的一切
我们的醒悟不算太迟
历史的倒车要当即刹住
天上的星星是未来人们的眼睛
唯有文化与文明所承载的真善美
才是我们永远追求的目标和方向


作者简介:王长征,安徽省界首市人。作品见于《中国作家》《诗刊》《星星》《延河》《诗潮》《诗林》《散文诗》《中国文化报》《人民日报》等数百家报刊。入选数十种文学选本,出版诗文集多部。已荣获“第二届中国长诗奖”“首届阳关诗歌奖”“海峡两岸文化交流贡献奖”“安徽省年度青年诗人奖”等多个奖项。

【来源于《创世纪》诗刊65周年纪念专号】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