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雁西诗9首:在苏州(组诗)

作者: 来源: 时间: 2020-04-21 21:36 阅读:

 


  雁西,本名尹英希,江西南康,诗人、评论家、策展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文化管理协会副秘书长,与陆健、程维、张况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出版个人诗集《致爱神》《致大海》《神秘园》等九部,参加诗刊社第八届青春回眸诗会,曾获中国首届长诗奖,加拿大婵娟诗歌奖,第四届中国当代诗歌奖,两岸诗会"桂冠诗人奖",首届博鳌国际诗歌奖,意大利但丁诗歌奖。



陆健、程维、雁西、张况 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


丨 太 湖 石
 
 
 
 
 
无数的眼睛,在看着我
 
空空洞洞的目光,仿佛生无可恋
 
无数的嘴巴,在张开着,撕咬着
 
时间的衣裙
 
将空气和水揉成皱纹
 
活了千年,亿年
 
心千疮百孔,依然微笑
 
依然风情万种,与翠竹共舞
 
依然相信,爱是不能忘的
 
爱,其实就是尘世生命,也是血液
 
存活的魂
 
 
 
 
 
丨 花 山
 
 
 
 
 
乾隆皇帝写下这两个字
 
印章盖在两个字中间的上面
 
可以读成花山,也可以读成山花
 
这也许正是他的本意
 
看见菩提树在风中微笑
 
也看见彼岸花在微笑,我想起了父亲和母亲
 
他俩走了好几年了
 
我总觉得他俩没有离开
 
看见美好的人和事物我会想念他俩,他俩
 
在我遇见的美好的人和事物中
 
就像此刻
 
看见的菩提树和彼岸花
 
他俩的微笑多像他俩的微笑呀
 
 
 
 
 
丨 仙 人 坐
 
 
 
 
 
逃离尘世的你,成了仙人
 
在这里坐坐,一坐就是一千年
 
再坐坐,就是一万年
 
一亿年过去了
 
你在哪?风吹走了时间
 
和你的影子
 
雨将这石头越洗越干净,什么也
 
找不到,后来的人写下这三个字
 
称你为仙人,你坐过这块石头吗
 
你住在云上吗
 
我也在这块石头坐坐
 
我抬头看见了云,却没有看见你
 
我起身久久凝视这块石头
 
这块石头露出了微笑
 
是你吗?仙人
 
 
 
 
 
 
丨 彼 岸 花
 
 
 
 
 
身到花山
 
心到彼岸,彼岸花开
 
头顶是彼岸花,脚下是彼岸花,左边是彼岸花
 
右边是彼岸花,前面是彼岸花,后面是彼岸花
 
东南西北中还是彼岸花
 
 
 
 
 
丨 舟山核雕
 
 
 
 
 
苏州人的美好生活早有记载: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要找天堂,就去苏州杭州
 
 
 
这样的赞美诗能够流传下来
 
一个文人唐伯虎,一片香雪海,一座花山
 
一首太湖美的歌调调
 
年复一年,
 
一代一代人,都功不可没
 
 
 
苏州人的生活,就刻在这一枚一枚核雕中
 
做事情,越大当然好,而越小
 
真的很难做到呀
 
苏州人,真的可以
 
 
 
得静下心来
 
得睁大眼睛,得把自己留在苏州,成为橄榄核
 
任锋利的小刀
 
在自己的身上反复琢磨
 
细细雕刻
 
 
 
 
 
丨 七 桅 船
 
 
 
 
 
航行的时光过去了,
 
昔日的记忆有些朦胧,七桅船
 
已经成了一个纪念馆
 
离岸如此之近,也不能上岸
 
浮在港口之上,也不能出航
 
人和渔,人和你
 
你和渔的种种,比起时间
 
微不足道,更不应该计较什么
 
早老,晚老,都会老
 
此刻,你的微笑就是一种痛
 
作为船,如不航行等于死亡
 
 
 
 
 
丨青 蛙 村
 
 
 
 
 
这里的青蛙已经是一个王国
 
上窜下跳,想什么时候叫就什么
 
时候叫,特别兴奋的时候便纵身跳入
 
池塘,与鱼儿一起游泳
 
满满挂果石榴,好看,真好看
 
"我想摘一个可以吗?"
 
"怎么可以?你不觉得挂在树上
 
像画一样美?!"
 
我顿时脸红羞愧,和石榴树
 
合影,并说:"对不起,我错啦"
 
 
 
 
 
 
丨 唐 伯 虎
 
 
 
 
 
而我,拒绝你的离去
 
在你画的竹石图遇见了你
 
看一层层白云浮在上空,霞光
 
一朵朵桃花开在天上
 
苏州,唐伯虎
 
江南雨洗不尽的墨迹
 
我找到你了,躺在里面的也许是
 
一堆白骨,也许白骨也都化成了水
 
而你的字画和故事还在传
 
自画像,一个微笑的小老头,是你?
 
怎么可能是风流倜傥的
 
江南第一才子
 
你是想让后来人不要认出你
 
你不想让后来的女子
 
也想你
 
黑暗中的时间
 
像是光芒照亮了她
 
后来的她,她们还是认出了你
 
也爱上了你
 
 
 
 
 
丨 山 塘 街
 
 
 
 
 
山塘街大大小小的商店,苏州人
 
日子依旧红火
 
有一半的红火是由络绎不绝的
 
外地人
 
乌蓬船偶尔驶过,风景的一偶
 
丝绸一条条,涌向秋的森林
 
琴弦,风在轻声拨弄
 
风在为时间证明,斑斑驳驳的墙
 
哀悼,消逝的痛
 
也迎接,一拔又一拔的远方客人
 
有一只鸟,从不离去
 
每天在这条街的屋顶上飞东飞西
 
多少年了
 
这里的生活过了又继续
 
像左边的小河继续流动
 
 
 
 
 
   精 微 评 论 :雁西先生的写意画
 
 
 
       雁西先生的《在苏州》(组诗)绘制了一系列生动的江南写意画。在诗人眼里,苏州处处都是诗;在读者眼里,雁西的诗,处处都是画。
 
      他的《太湖石》《花山》《仙人坐》《彼岸花》《七桅船》等,均是妙趣横生的活体,是作者内心外化的精神寄托。诗人触景生情,提笔成诗。其心到,手到,意象到,寥寥几笔刻划出了它们的风情万种,它们的爱,它们的“血液存活的魂”。几百年前的《唐伯虎》风流倜傥,勾魂的魅力,活灵活现:“江南第一才子/你是想让后来人不要认识你/你不想让后来的女子/也想你/黑暗中的时间/像是光芒照亮了她/后来的她,她们还是认出了你/也爱上了你”其神形多么有趣。《山塘街》既写出千年不败的热闹火红,亦写出风中的时间,消逝的痛。写《花山》看见菩提树和彼岸花的微笑,忽然联想起了父亲母亲:“就像此刻/看见的菩提树和彼岸花/他俩的微笑多像他俩的微笑呀”情感细腻,真切感人。
 
                                    ——央冰
 
                                       2020/4/19
 
雁西:
 
      雁西的这组诗歌,充满了时光的印记,真情的思念。花山从历史的厚重起文,到菩提树和彼岸花引出对逝去亲人的思念,情感逐渐升华,逐渐细腻,饱满精炼。舟山雕刻宛如一个苏州的缩影,从一个小小的雕刻引出对姑苏的无限联想。“得睁大眼睛,得把自己留在苏州,成为橄榄核”更体现出坐着对事物的细腻追求,寻求完美的心情。值得反复回味的一组好诗。
 
——夜风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