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诗人程维近作11首:在此繁华之世 一点星光也不是多余的

作者: 来源: 时间: 2020-04-21 21:40 阅读:

 


程维   著名诗人、小说家、画家。1962年出生,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浮灯》、《皇帝不在的秋天》、《海昏:王的自述》、《双皇》,诗集《妖娆罪》、《他风景》、《古典中国》,散文集《画个人》、《南昌人》、《豫章遗韵》、《水墨青云谱》等。获中国作协“第8届庄重文文学奖”、首届“天问诗歌奖”、首届“滕王阁文学奖长篇小说奖”、第一届、第三届、第五届“谷雨文学奖”、第二届“陈香梅文化奖”、首届“江西省政府优秀文艺成果奖”、首届中国长诗奖等,入选“中国新诗百年百位最有影响诗人”。画作被日本、香港等多家艺术馆及海内外藏家收藏,《中国艺术报》《艺术中国》《财富》《收藏家》等重点推荐。现居南昌。


陆健、程维、雁西、张况 被誉为“中国诗坛四公子”
 



 
▎ 传 说
 
 
 
 
 
很久以前,据说有人找到了上天之路
 
胆大的攀着云梯上去,做了神仙
 
胆小的留在原地继续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累了,坐下来,也会看着那架梯子
 
猜想一下天上人间,是怎样一番情景
 
据说有仙人下凡,拆走了上天的云梯
 
只留下泰山,供人爬上去看看
 
又沿原路下来,安心地呆在凡间过日子
 
而仙人,也只能趴在彩云上
 
有时往下打量几眼凡间,据说也有后悔的
 
2019.12.19.
 
 
 
 
 
▎ 刺 客
 
 
 
 
 
心性高,身边的朋友越来越少
 
最后跟自己反目为仇,只剩一把手枪
 
时刻抚摸枪膛里的子弹,泪为谁流
 
他已经把自己刺杀了一百遍
 
弹㾗累累的伤口,无不痛彻心肺
 
子弹和毒,仿佛是不死药
 
面对世界的荒芜,眼看就成了最后一个
 
他朝坐的椅子开枪,他多想杀死
 
这个固体的影子,就像钉在背上
 
上帝给他的免死牌,让他看清人间瓦解
 
而承受绝望,多少教堂与寺庙
 
也无法拯救一把椅子的悲哀
 
我看见它梱在谁的背上,精致的纹理
 
早已注定的宿命,什么也不能改变
 
一颗钉子穿透了木质的血肉
 
只有铁在为它喊疼,铁是它滴出的血
 
2020.1.15.
 
 
 
 
 
▎生活也像粤剧一样有滋有味
 
 
 
 
 
老伯,别太辛苦了
 
坐下来,听一段粤剧
 
吃个早茶,多么亲切的味道
 
一切都还在呢,干不完的活
 
会停在那里等你
 
御茶冰室的叉烧饭热气腾腾
 
梁玉嵘婉转的唱腔隔得很近
 
老伯,我从茶餐厅出来
 
见你还是行色匆匆
 
要去接班的模样,知道是生计
 
在背后撵着你,我也快退休了
 
手上也有干不完的事
 
但还是要说,别太辛苦了
 
老伯,停一下,拐进茶餐厅
 
吃个早茶,今天仍然美好
 
尽管浑身是汗,生活也像粤剧一样
 
有滋有味,不要那么匆忙
 
2020.1.9.
 
 
 
 
 
▎在此繁华之世,一点星光也不是多余的
 
 
 
 
 
在此繁华之世,一点星光也不是多余的
 
我们又何必排斥异己,猎魔人
 
也英俊得吓人,他杀死一个怪物
 
就获得一分英俊,把丑陋清入黑名单
 
朝秦暮楚已经溃烂得一塌糊涂
 
一天我在铜锣湾碰到一个美女
 
她比美还多出一些,我拿她没有办法
 
仿佛我对世界贡献甚少
 
而一个女人的美时刻都使世间光采熠熠
 
2020.1.12.
 
 
 
 
 
 
 
▎ 在人间长大
 
 
 
 
 
喂鬼故事
 
喝机器的奶
 
吃纸做的饭菜
 
叫土地庙为娘
 
我在人间长大
 
2020.1.17.
 
 
 
 
 
▎ 元 旦 记
 
 
 
 
 
跟每个冬天的早晨没两样
 
天是灰色的,贼冷
 
好在不用上班,可以躲在被窝里
 
睡一会儿懒觉,仍是要起床
 
该忙什么忙什么,没有逃避借囗
 
仍是重复昨天的路,小区大门
 
菜场,地铁站,一点没变
 
仍是一日三餐不能少
 
保安老张仍在大门口抽劣质香烟
 
菜鸟驿栈照常收发快递
 
老日子,新日子,都过得平淡
 
就比什么都好,旧年过完了便是新年
 
2019.1.1.
 
 
 
 
 
▎ 烟 花 记
 
 
 
 
 
烟花易冷,冻在夜空的绚烂
 
只是假装没有消散,还在抱团取暖
 
手握的炸药,关闭在铁内
 
让坏家伙坐上王位,好人把他干掉
 
一行火焰在寂寞中跳伞
 
谁先熄灭,谁就获得安全
 
在消失中找到寻常落脚的地方
 
不被光华所笼照,停止到屋后的窗栏
 
昨夜,我发现高楼上吊着一个
 
很小的外星人,它不断发射出光亮
 
像个顽皮的孩子,怎么也不肯落地
 
2020.1.3.
 
 
 
 
 
▎ 抱着被子过冬
 
 
 
 
 
天寒地冻,抱着被子过冬
 
一头撞在棉花上,电视里的大雪
 
已经覆盖了纽约、京东,里约热内卢
 
剃头担子一头热,三亚的苍蝇
 
住五星级酒店饮冰镇啤酒
 
跟环球小姐调情之后去后海泡澡
 
只剩老干部在梅第沙养老
 
到宁王府跳交际舞,电表集体短路
 
打马回南昌的旅行箱带着一层疲惫
 
逃进贮藏室不肯出来
 
冷风撕咬着床头柜的肩周炎
 
你说好吧,等手机再响一遍我就起身
 
今天的太阳不再升起,早已是定局
 
2020.1.11.
 
 
 
 
 
▎ 候 机
 
 
 
 
 
仙人坐在山头,注视梅岭脚下的飞机场
 
怎么说呢,又起飞了一架
 
飞得比山头还高,像是对仙人的嘲笑
 
一下就拿走了他的优势
 
他仰脸,迎来一个响亮耳光
 
没留一点面子
 
仙人怔怔的,木然坐在那里
 
仿佛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
 
2020.1.2.
 
 
 
 
 
 
 
▎ 帽 子
 
 
 
 
 
我的储藏间里储藏着
 
三顶帽子:诗人,小说家,画者
 
我偶尔拿出来在头上戴一下
 
诗人,噢,天哪!这顶帽子
 
我一度想舍弃,在储藏间放了十年
 
我甚至以为把它忘记了,它又破又旧
 
扣到谁头上都像一个负担
 
仿佛掩盖一段撞墙史,只有小说家
 
才能包扎它的伤口,我装扮成伪医生
 
不用挂号给世间诊病,打针、手术、吃药
 
过度医疗,治世者被世所治
 
我为诗人画的肖像永远没有完成
 
而小说家的每一个句子
 
都是水墨的留白,多少年后我将发现
 
所有的帽子都是破烂,终遭遗弃
 
我不会婉惜,每一寸发上仍留着雪
 
2019.12.28.
 
 
 
 
 
▎ 不认识几个人
 
 
 
 
 
几大排人合影,说是同行
 
说是和尚不亲帽儿亲,恕我眼拙
 
确实不认识几个,你们的大名也没听过
 
我知道这不重要,诸位对我同样陌生
 
这就对了,咱们根本不是一路人
 
跟诸位混一块就是误会,我走的路上
 
当然有朋友,只是十分稀少,寥寥几个
 
还会减少,不断落下,这很正常的
 
毕竟不是万众狂欢的队伍,而是登山
 
它就在那儿,我知道它熟悉的身影
 
往上的小径却异常艰难,走在我前面的
 
未必认识我,我没跟他合过影
 
行在我身后的,也是同样,我们彼此不熟
 
但是同行者,我向前面的背影致敬
 
我个人的世界是有限的,在选择的路上
 
是否可以允许我,没必要认识过多的人
 
同样请允许我开会请假,拒绝合影留念
 
2019.12.25
 
  
 
 
精 微 评 论 :经得起时间打磨的诗歌
 
程维先生的诗歌用不着他人点评。明摆着的,明眼人随意翻阅几首,就会合掌折服。正因为作者兼备诗歌,小说、绘画多门才艺,程先生的诗歌,表现出多种艺术手法的融会贯通,挥洒自如。他的诗歌既有超微小说构思的奇巧,老辣、幽默、风趣;又有绘画的白描,意象的传神。诗歌语言沉稳,凝练,质地坚韧。小小篇章,折射出诗人对生活独到的思考和理解。经得起咀嚼,经得起时间打磨。
 
                              ——  央冰 
 
 
人丁读诗:
 
       诗人程维的作品叙事性强、画面感强,所吟诵的题材都在他叙事的框架上建立起诗歌的内部体系,意象生动、个性鲜明、喻意深刻、余音绕梁,托故事传情、借景物达意,作者在诚实的将他的诗情画意的整体感、全景式再现给读者的同时,提炼出作品的硬核,这是程维诗歌的“点金术”,也是一个特别之处。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