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律才是最大的自由

作者:景娜 来源: 华语作家网 时间: 2018-04-13 16:59 阅读:

 自2015年第一次真正的走入寺院,到2017年皈依佛门,算起来,已近三年,在人生的长河中,三年,也许真的只是沧海一粟,就佛教中的比喻,也许就如恒河之某一粒沙,三年,也许根据佛教的往生与轮回的说法,这只是今生的一个片断。而对于我,这三年,却好似过了三个世纪。

一直想安静的针对信仰写点东西,虽然在这近三年来,会偶尔写一些个人感悟或者去某个地区某个寺院的随笔,也会偶尔有在网上看到文章联系到我各种倾述的即有所谓的迷茫、一心向佛,甚或有出家之人,而我,却多在扮演着心理医生的角色,而许多时独处,我自问:谁是我的心理医生呢?
让我决定在这一个深夜,跑步回来重新打开了电脑,泡好了一杯茶,坐下来准备写一些东西时,曾经想写感情、想写爱情,而这时,自律两个字即是最让我感触的词语。
2015年的那一个国庆节,我第一次真正的走入寺院,真正的走近坚守着自己信仰的丛林僧人中间,那一天,一个就如大多数国内的寺院内第一个大殿中供奉的弥勒佛一样憨态可掬的僧人接待了我,而我在电话中直白的问的是:去那里要多少钱?
那是一个因膝盖受伤,走起路上还需要拐杖的并不年青的出家人,即使现在,每每想起初见时的那一慕,我仍然会有些流泪,那一年的国庆节,我没有买到出京的任何票,而当时的我,工作的极大压力,感情的犹豫......各种各种,当然,不是说佛会现各种像渡我吗?我想,当时渡我的也正是伤我的人吧。
初见,在北京的西部郊区,而我,当时住在北京的最东部,拄着拐杖的僧人安排了一个女居士安排我的住处,简单的聊了几句,内容我大多已忘记,而我想,终生不会忘记的,是那不方便的双腿加着拐杖坚持着自己的信仰,行也好,坐也罢,如此的庄严,而一向胆子小到夸张的我,一个人却没有感到任何害怕或一丁点的胆怯,在那个当时人很少,少到许多当地附近的朋友都不知道的寺院,让我看到了有生以来最多的星星,我惊讶于无论在早上三四点起床上早课,还是在寺院的大殿的佛像下上课,我居然都没有感到任何的胆怯。
后来,我记住了这个僧人的名字----释宏学,那个寺院叫做---天开寺。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无法解释的现象,就比如,那一天,我为什么会选择去寺院?为什么去那个寺院?这个问题,后来许多人都会问我,我都会笑着说,也许,这就是我的佛缘吧。
虽然我自诩在红尘中有足够的自律,一个人作事这么久,我的生活习惯还是很规律,不大会睡懒觉,但初入寺院,一下子接受新的作息时间,我还是很难适应,那一天,第一次上晚课,一切都是如此的新奇,那种融入无论是义工还是出家人骨子中的仪式感,也把我深深的吸引了,对于当时的寺院环境来说,我的出现,是如此的突兀,就好像一个另类的存在,形式上一同上晚课,但我至始至始完全不知道讲的是什么,即使给我一本书,我也完全跟不上节奏,而那次课后,一个负责管理纪律的看起来好严厉、却又不善言辞的僧人,把我从为数不多的与课者中单独叫到了大殿的中央,然后示意我跪下,教我说了一些言语,大概意思是:我(让我报出自己的姓名)第一次到这个寺院。具体的内容虽然记不清了,但那在佛像前跪下的庄重却无法遗忘分毫。
后来,我记住了这个僧人的名字----释宏广,也是这位看起来少语的出家人在后来给予了我许多帮助和鼓励。
尽管寺院的每一位师父,每一名师兄都温暖着我,也有的会严厉,有的会细语,回忆起来,那时的我就好像见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族人,我钦佩他们的勤奋,因为我也曾经以为出家人每天只是不停的念经而已,而事实上,从凌晨三点多到晚上十点多算是正常的作息了,有学习,也有劳作,珍惜着每一份得到,无私的全部付出。我被感动着。
那一次,本已不适应环境而准备第二天离开的我,因为一个我印象深刻并不知道名字的师兄,执意要我吃早饭并给我倒了两碗红糖水后,我恢复了身体好多,留了下来,而那位师兄在早课上还批评过我。
也许,这就是这些丛林信仰者吸引我的地方,他们践行着信仰,不允许践踏,哪怕是轻视,但他们也用宽广的格局接纳着任何礼仪都不懂的渺小的我,在我错误时,含不客气的批评,但也在我不适时,一次次的关心着我 。
即使到现在,我仍然只记得那名师兄的样子,却不知道名字。
在第二年,也就是2017年,我选择了皈依,却没有选择持戒,在皈依的那一刻,我的心还是好紧张的,就如后来与宏学师父和宏广师父熟悉了以后,他们评价我的“我执太重”,我不会轻易的选择,就如感情,但我也很难轻易的放下,也如感情。在对待信仰这个问题,我却很坚定的相信自己的决定-----这将是我一生的信仰,不会更改,并不会怀疑,那一天,与许多皈依师兄一起跪在佛前---------我的法名,寺院住持宽见师父说,我叫德若吧,特意补充了一句,般若的若......
那一天,宽见师父说:你们皈依的不是某一个人或某一个寺院,而是佛、法、僧三宝。那一天,我的心却留在了那个寺院,而那藏经楼便是我心心念念涉及之地,而此后,这位语速平缓的佛学院毕业的硕士,不仅对我,而且对我的同行、朋友、包括学生,都会适缘的开示,这种包容与给予让我感动。
而近三年后的今天,我惭愧于仍然跟不上寺院上课的节奏,却神奇的喜欢上寺院的斋饭,三年以来,我习惯于到一个新的城市,我会尽量挤出时间到当地的寺院走走,习惯于心乱时抄抄心经,也曾经让很多人知道了在北京的最西部有一个寺院,有一群坚守着自己信仰的丛林中人,只是,三年后的今天,在我通过做一份关于法师传授菩萨戒的课件后,我才安静的坐下来,回忆一下这三年来的佛缘,回忆一下那曾经感动过我的点滴,也屏蔽了那些伤害过自己的话题。
我想,我算是一个奇怪的人吧,有时会感性的一段话流泪,也有时工作条理清晰。但最终,我想,我是一个并不快乐的人,至少内心深入有忧郁的成份。
如果一个片面的所谓唯物主义者,会说只是巧合吧;也许一个修行者,会说这是我的佛缘吧。但太多的巧合,不得不令我感慨于这个神奇的世界-----在一个我初到不久的算是陌生的城市,再次见到宏学师父以及同行的数名来自于河南开封弥陀寺的僧人,其中包括一位本会错过,却还是见面的看起来很温和的出家人-----果殊法师。
如果算是信仰,我是不合格的,三年以来,我不仅连寺院的功课都跟不上节奏,甚至不能做到完整的读下来,就连基本的称呼我都不是很懂,我有的,也许只是一颗真诚、尊重的心吧,对待我的信仰,包括对待我接触到的每一名出家人,也包括每一名义工和居士。
而这次在整理果殊法师到地方念佛堂传授菩萨戒的共计近14个小时的课件时,我却再一次对这位师父和佛教文化以及这些信仰的出家人,有了深一层的认知,更多的是感动,是的,是感动,发自内心的感动。
我是一个完美主义者,我做的资料也好,文件也罢,至少当成稿后,我是要自己满意才行,所以在对待这份课件时,我在最初完整的听了三遍,而第一次做音频编辑的我,自我感觉,真的是尽力了,却也正是这份尽力,让我收获良多。
在课件中,法师讲到了他曾经的过去,讲到他出家前的生活片段,在听到在他的两个孩子十岁左右时,他选择了出家,那一刻,我好钦佩啊,如果在过去的我看来,我也许会特别不理解这种行为,为觉得这是不负责,一种绝对的严重不负责,而今天的我却认为,这是对自己何等的残忍才会有如此的大愿啊,这不是决绝,这是爱,是一种大爱,而这种情感世人又有多少会理解呢?所以当我听到他父亲也信佛并支持他时,我似乎看到了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倚在门口,目送着自己的儿子走入佛门满足他自己的理想,却让自己那颗不舍的心沉在心里,也包括泪水。
回归理性,以前在寺院也经常会听说到菩萨戒,说某某是老菩萨,当时我真真以为只是一种尊重而已,而在这次整理课件中,我深刻的体会到了两个字-----自律。
原来一份选择,也是一份担当,更是一份坚持,就如信仰,更如持戒。不懂的人,也许觉得佛教是迷信,但我这三年来粗浅的了解,仅仅是这一点点点的了解而已,都感叹于这份宗教的博大精深,他可以在你的不同阶段用适合的教义规范时,而这次传授的在家菩萨戒,涵盖的内容之泛和细,让我惊讶,从生活点滴到人生方向,这里都有着完整的诠释,用佛教的词语应该说是---殊胜吧,这是让我赞叹有加的,真正的信仰不是融入到骨子里的,不是拿出来渲染的。而红尘中那些所谓的自由,如时间自由到随时打牌、作息、游乐,其实在我看来,是荒废了自己的人生的,可是细想,那些没有正信,或者没有信仰的人,除了做这些,闲时又能做什么呢?在家的菩萨戒律到如此,那么,可想而知,出家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够做到这份坚持,重要的是,如此乐观、阳光的坚持呢?
不得不说,这名授课的法师,思维之缜密,言语之风趣,逻辑之完整,让我对许多同行老师都感慨的说:这样的课,我们至少要备三四个小时,而且效果也不见得会这么好。课堂的氛围把握的很好,摒弃了传统的严肃到刻板的形象,反而这样的传授方式即不会让听课者感觉到疲惫,又在无形中加深了内容的记忆。在讲到其中一段关于对出家的年少的僧人宽容中,我几乎要流泪了,那一句:其实他们也是孩子,多给他们一些时间!是啊,还是这名法师,在自己的两个孩子十岁左右时离开了他们走入空门,却用大爱包容着所有的孩子,小我中见自私,大我中才见格局。我是做教育的,而是国际教育,我深切的能体会到这句话是完全发自内心的爱。
也许,只是做为一名坐在电脑前听着课件,机械着做着剪辑,不是在现场聆听,那种感同身受还做不到吧,也许,还是我太过感性的缘故,对于出家人,我有着真诚的尊重,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间,理解他们的其实还是少数,这是一个缺少信仰的时代,更是一个没有勇气选择自己之想选择的时代,许多人都找着各种借口,而真正敢于并做出决定的又有几何呢?
当然,有感动的流泪,有敬佩的感慨,也有对其列举的笑意,法师讲到一件事,当时他还没有出家,但带着许多人一起在家里修行,然后在他们村里有一个不务正业之年轻人,整天主要工作就是各种吹牛、胡侃,然后当那个人和法师等接触后,又出去开始吹牛,并且吹牛的内容都是佛法......听到这段时,即使是我现在码字想起这段,都还会忍俊不禁,如此大的世界,如此各样的人,各样的人生,一份坚定,其实并不容易。
......
这次课件整理后,发给了许多当时听课之众,而我觉得,也许收获最大的,我算其中之一吧,尽管,我只是一个仅仅皈依没有持戒的小小的我吧。
而这,并没有结束,在短短不到一周的时间,不算文件直传阅读无法统计外,仅仅是网络收听量居然达到近一千五百次,如此惊人的收听量,却也反映出现在的人内心是有着强烈的正信需求的,而我,也在这收听其中。
总会听到人说,感谢爱你的人,让你快乐,感谢伤你的人,让你成长,其实,我觉得,真正感谢的,是能够让自己内心平静的人-----如上数人。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