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论王长征诗集《漂在北京》的后现代主义

作者:刘历 来源: 作家网 时间: 2018-03-22 23:10 阅读:

     时代飞跃发展往往快于人们的经验和想象。当今中国经济社会昂首阔步快马加鞭式的发展步伐,导致以物质利益所驱动的社会道德和个人感情影响了现代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人们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已悄然发生变化,在现实生活中的表现,人们心灵深处已经滋生出后现代意识,它具有全球化,不知不觉对社会文化、群体心理和个人行为产生深远影响,而这种影响力的“社会渗透”效应,最早被诗人所发现和把握,诗人以其独特的社会体验方式和观察视角,抒发内心情怀,成为一种时代精神。青年诗人王长征在个人诗集《漂在北京》中,从都市生活的各个角度,以写实的风格给城市切脉,以灵动的诗句同庞大纷繁的生活抑或一座大城市对话,这是时代的感怀,也迎合了时代文化精神的召唤。

    当“群儒”们还在以“唯唯诺诺”的姿态歌咏生活、赞美传统的时候,社会整体发展转变的方式已经超越个人感情所能接受的程度,以往那些抒情方式在现实生活面前已经脆弱不堪,不是变成伪诗,就是太过于夸张而显得空洞。王长征的那首《沙丁鱼》可以弥补诗歌的缺陷:        

上下班高峰之际

    北京地铁人满为患

    面无表情的人们

    被车装满带走

    像沙丁鱼

    被城市的大嘴巴

    一口一口吞噬

    “后现代”不仅仅是某种心理意识,也是时代精神,是处于物质利益社会中的人们自发产生的精神诉求。例如,人们在消费过程中感想着消费的糜烂,在污染的环境中,向往着清新的大自然,在无情的现实中呼唤着和谐温馨。《风,我告诉你》这样写道:风,我告诉你/诗人为何如此忧伤/你看,阳光下的少女/明媚可爱的脸上/甜蜜的爱情茁壮生长/为何,为何我孤零零漂泊在/陌生的异乡。城市的生活不是“异乡”,而诗人的心灵仿佛到了熟悉的异乡,这是典型的后现代感怀方式。当人们在生活中迷失了方向,后现代意识也仅仅是某种寄托,因为人们说不出具体的现实理由,找不到一条更好的替代现实的路。这时,也只有敏感的诗人用一种亢奋的诗句,理清生活的乱麻,仿佛在群体的睡梦中为他们歌唱,在时代发展的船头率先迎接一个个黎明、黑夜和波浪。既然作为“时代精神”的后现代意识,具有强烈的现实目标感和强烈的和谐社会的理想要求,诗歌在表现这方面情景的时候,写实风格往往最能恰到好处。诗人通过实实在在的现实景象向人们展示时代特点,使人们能够更清楚地看清现实、发现“现实”,其实就是在激励人们树立更远大的生活理想。《深夜回到小区》这样写道:

    深夜,从地铁钻出地面

    回去的路上有些静寂

    转过一道弯

    看到音乐劲爆的KTV

    再转一道弯

    是一排烟熏火燎后的烧烤摊

    燃烧后随风飘飞的纸钱

    小区里剩下两盏透明的灯

    楼房在黑夜里如同沉睡的森林

    等待着旭日将黑夜吞尽

    当人们无忧无虑生活在物质财富所营造的大厦中,心灵却产生了困顿,因为物质生活并非生存意义上的一切,而正是人们热烈追求的物质利益,无情堵塞了先天自然的精神愿望,促使人们自发产生某种精神“原境界”,这正是后现代意识的缘起。这种观念是悄然出现的,并非人们直观的追求目标,但是心灵却不自觉地向这方面发展,心灵又不自觉引导生活的方向,以致产生这种观念,转变成为另一种生活的思路。

    自幼就有文学天赋的王长征,作为安徽省的新秀诗人,满怀理想只身前往北京发展。这些年,北京的变化也正像全国各地的大变迁,而京城的发展又走在时代的最前列。王长征对于北京的现代化深有体会,现实的演化对人们心理的影响,在他的笔下演绎成为一首首诗行。这是对于生活的探索,也是对于诗歌的发掘,他是时代的诗人走在了时代的前列,他把零零碎碎的生活景象转化成为诗歌的美。《漂在北京》是成功的诗章,诗人以写实的风格,以超越传统的感叹方式,刻画了现代社会生活中的人们,历历在目、婉转多变,也正迎合了时代的要求。《零钱》正是这样写的,人们在生活中不可能发现的“自我”,被诗人发现了:夜色阑珊/香气四溢的大排档/走来一位/病恹恹的乞丐……这可怜的乞丐是谁?与其说那是现实中的某人,不如说他即是你、又是我,是社会上的某个人,又不是那个人。这个乞丐却是对于生活在都市中的某些人、对于他们精神状态的影射。《零钱》这首短诗,既逼真又含蓄,笔墨之间情不自禁地道出了一种现实,是极其生动的写实,在淋漓尽致的写实中,描摹出处于现代社会状态下人们的后现代精神。

    美是历代所有诗人共同追求的目标,而失去生活原型的美又是那样的空泛,甚至空洞。唐代大诗人李白的名篇“日照香炉生紫烟……”,曾经令多少文人墨客倾倒、癫狂!然而在现实生活中,“香炉”在哪里?“紫烟”怎么升起?难道是一排排的高楼大厦、是一串串的旅客人流吗?处于现代社会上的诗人将深感迷茫,他们难以找到自我心灵的正确咏叹方式,这不仅是时代的遗憾,也是当代诗坛的缺陷。《漂在北京》填补了在这方面的诗歌缺陷,也必将迎来诗歌发展的新机遇。正像诗人在《雨后的眼睛》中的咏叹:

    这双眼睛

    从此天天下着暴雨

    那片柔软的草地

    疯长出一片葱绿

    中国现代诗坛正处于物质利益的洪流冲击之下,一些曾经优秀的诗人如今默默无闻,因为无论多么优美的词语、多么动情的诗篇,无法确切而形象地比拟这个社会的精神状态。在这个世界上,人们无忧无虑生活在“幸福”的时光里,而这种幸福观是以丧失心理和感情为基调的。在哲学家和诗人眼里,猪圈里的肥猪比任何人都更加无忧无虑。那么,当人的精神需要焕发光彩、追寻灵性的时候,美、思想和艺术才是人们必然追求的方向。《走进王府井》这样写道:仰望空荡荡的天空 / 一群天使唱着赞歌 / 我在激情歌声中离去 / 从此越发沉默。 诗人的情怀就是要追寻掩藏在生活背后的情景,诗人的理想就是要探索时代发展的格调,以期用灵动的诗篇引导人们、用美妙的未来景象激发人们,使得精神获得更大的满足与慰藉。

    后现代诗歌必需营造一种带有理想色彩的感性氛围,用带有想象空间诗情画意的语言为人们打造一片天地,美与自然相融合,才能在人们的心灵之中升华为一种新的艺术表现形式,使得艺术美与现实相结合。这种风格既不是现实主义的,也不是超现实主义的,而只能是后现代主义的风格,因为人们在生活中拥有一个超大范畴的理想。这种理想,用诗歌的艺术语言表现出来,才能活灵活现、恰到好处。         

                      2018年 春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