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中弥漫的真相和人性 ——《雪暴》影评

作者: 来源: 时间: 2019-05-05 23:22 阅读:

 

大雪中弥漫的真相和人性

——《雪暴》影评

 

文/阿天

东北密林,漫天飞舞的大雪弥漫着一股肃杀、阴寒和空寂之气,让人透着屏幕都能感受到那种直逼口鼻的寒意和孤冷。如同一幅巨大的画卷,在空旷的雪原和茂密的幽林之中,给予每一个观影者足够的想象、空白和眩晕。在这幅寒气逼人的雪地之画中,如何去展现贪念与人性,爱情与友情,正义与邪恶,暴力与美学,黑与白,善与恶的对决与厮杀,又如何去表达对森林警察这一鲜为人知的职业和人群的敬意,电影《雪暴》不仅给了我们一个满意的答案,也使华语犯罪片进入一个新的视角。

《雪暴》是由曾参与过《无人区》《一出好戏》编剧的崔斯韦导演,柏林影帝廖凡和4次提名台湾电影金马奖最佳男主角,3次提名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的气质男神张震以及实力派女演员“张女郎”倪妮领衔主演,黄觉、刘桦、张奕聪主演,李光洁特别出演,于2019年4月30日在中国内地上映。影片讲述了在天气酷寒的东北雪原,以廖凡饰演的悍匪三人凭借精心的设计,凶残的手段来截获黄金车,并在途中与张震饰演的森林警察王康浩和其搭档韩晓松(李光洁饰)狭路相逢,在突如其来的激战中韩晓松被悍匪老大(廖凡饰)射杀,王康浩虽然死里逃生,但因为兄弟的死使他此后的生活“活在了那一刻”,而备受身心的折磨和煎熬,一年后他通过之前的准备和调察终于发现了黄金的下落和悍匪的踪迹,于是一正一邪,一边是坚守正义为兄弟报仇的森林警察,一边是相互猜疑杀人不眨眼的悍匪,他们在雪暴到来之前在这酷寒无比的茫茫雪原展开了一场关乎人性和贪欲的对决和厮杀。

崔斯韦虽为首次执导,但通过之前与宁浩和黄渤等的合作和积累,再加上因《白日焰火》而获影帝并在《师父》《邪不压正》等影片中日渐老成的廖凡和通过《无问东西》《绣春刀》系列等而被人熟知的张震两大实力派的精湛演技,借助东北密林中茫茫雪原所营造的肃杀和酷寒之气,与电影压抑、血腥、昆汀暴力美学式的节奏紧密相连,加上对画面干净利落的处理和充满寓意的台词的设置,使得影片如《雪暴》之名,给人一空白、暴力和大雪弥漫时的恐惧,及雪暴过后的平静和关于人性的深思与追问。如导演所说:“想通过极致环境下产生的极致矛盾,来探讨极致的人性选择。”就像电影中多次提到的一句台词:“大雪一过,什么都不会留下。”“雪暴”既是题眼,也是剧情发展的临界点,电影的高潮也伴随着雪暴的到来而达到。“大雪一过,没有人能记得住这一切”而这一切都要在雪暴到来之前完成,这不仅是对观众预设的一种悬念和期待,也同样考量着导演的把控度和审美力。该片也不负众望,获得了第23届釜山国际电影节新浪潮奖。

《雪暴》作为一部犯罪片,与以往常见的同题材影片有几点不同,而这些不同或者特质也构成了华语犯罪片在此领域的一种补充或突破,至少能给予我们一些思考和新的视角。首先,与以往的犯罪悬疑片不同,《雪暴》的故事脉络很简单:悍匪劫车,偶遇警察,逃命杀警,破案追踪,双方对决,邪不压正。这其中在对于犯罪情节和案件描述上没有多少悬疑可言,不需要人们烧脑去推理和判别,很简洁也很直接。而这种设置却能真正考量导演的能力和水平,如何在这样简单明了的犯罪剧情中刻画鲜明的人物形象,制造尖锐的矛盾,营造紧张的气氛,扣人心弦,惊心动魄。至此,以东北雪原为主体的自然环境和以人物心理变化为对应的人性环境,显示出了其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雪暴》中茫茫大雪已不仅仅是一种严酷的自然环境,而成为了电影叙事中不可分割的部分,它与人物心理的变化相辅相成,相互映衬,共同推动着影片的发展。尤其是最后一段在芦苇荡的对决和大雪破门时在度假村中的厮杀,使环境所营造的肃杀和人物内心的寒冷结合在一起,让简单的情节随着环境的不断恶劣而变得紧张和复杂。

其次,《雪暴》虽为犯罪片,却没有以往影片所表现的那种激烈的打斗和夸张的枪战,也没有赋予主人公高强的武功和特异技能,而只有近似于肉搏的扭杀和拳拳到肉的对决,简单而真实,如韩晓松刚出场就被枪杀,悍匪老二被夹子夹住时的无助以及主角王康浩在芦苇荡被击中等,都表现的很真实,让人物更接近现实,而非“打不死的小强”,这样的处理拉近了人物与观众之间的距离。对于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导演也独具匠心,通过细节来使人物更加立体和丰满。比如刚出场就被秒杀的警察韩晓松,通过车上他把准备送给孙医生(倪妮饰)的项链给了王康浩,把机会让给了自己的兄弟并在谈笑中送上了自己的祝福,因为他知道孙医生相比于他更喜欢王康浩。通过这样一个细节,让观众对于韩晓松真诚、善良以及对于兄弟的那种无私和大度就下了深刻的印象,并且这种好感也一直持续到了影片结束,这也使他所代表的森林警察形象显得更加高大。还有对于悍匪老大,导演通过粗犷的造型和充满杀气的眼神以及手起刀落脸色不改的凶残手法表现得淋漓尽致,但就是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匪徒也不是单面的扁平的,影片通过他对他弟弟老三的关心以及不惜用一半的黄金和王康浩来交换他弟弟等细节,使得这一形象在残暴之中闪露着人性和一丝温情,显得更加立体和丰满。

影片中后半部分对于极端环境下人性的刻画是本片的亮点和深刻之处。在被大雪包围的屋内,相互猜疑的匪徒三人,为了贪欲满口胡言,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的郭三,在这里我们最早可以追溯到电影大师黑泽明《罗生门》中的影子,人们为了自身的利益而编造有利于自己的措辞,进而歪曲事实。《雪暴》中代表正义一方的森林警察王康浩和孙医生,刚好利用匪徒和郭三之间所暴露出的人性中的险恶将计就计,利用混乱成功反杀,这一段也是影片中最为明快和激烈的部分,为影片增色不少。

《雪暴》通过对环境的巧妙借用,动作场景的真实表达,人物形象的丰满刻画以及人性的追问等方面,以及通过电影来表达对森林警察这一特殊职业和人群的致敬这一特殊意义上,为华语犯罪片带来了一种新的视角和思考,这是值得肯定和赞赏的。但往往是这些明确的主题和表达,使得观影者对此更加关注和聚焦,进而发现一些不足和瑕疵。影片既然隐含着对森林警察这一无私高大形象的致敬,但片中的两个森林警察一个被秒杀惨死,另一个因为演员张震本人沉闷高冷的气质使人略感寒意而不敢接近,与观众产生视觉上的距离至少是在影片中所营造的氛围中,再加上影片赋予他本人的角色设定,不够大气阳刚和一气呵成,在某一点上并不符合导演想要凸显森林警察这一高大阳光形象的目的,观影后让人更多的沉浸在茫茫白雪之中,那种阴冷、寒意和苍白之感弥漫着整部影片。其次,片中出现了好几次鹿的镜头,鹿作为一个带有寓意的意象出现,但在表达上却显得有点突兀和仓促,使得这一寓意表达的不够完整和清晰,甚至在某一段中显得有点多余。此外,以孙医生为主角的爱情戏的介入,使得影片更具看点和感性,但越往后这一部分就越显得老套和不和谐,特别是孙医生开车去找救援碰上鹿之后又返回来这一段,让人感觉到有点不适。

“大雪一过,没有人能记得住这一切。”直到影片结束,我们也没有等来那场天崩地裂的雪暴,但透过屏幕所弥漫的那种寒意和肃杀,以及在极端环境下人性的险恶与挣扎,黑与白的对立,善与恶的交织,这些所感染所引发的“雪暴”早已在每个人内心翻滚、奔腾。

【作者简介:王顺天,笔名阿天,90后青年诗人。甘肃省作家协会会员,西北师范大学传媒学院研究生。作品见于《诗刊》《中国诗歌》《星星》《草堂》《诗歌月刊》《诗潮》《中国校园文学》《飞天》《兰州日报》《兰州晨报》《甘南日报》《临夏民族日报》等。获第六届中国校园“双十佳”诗歌奖,第四届全国大学生“野草文学奖”,第三十四届全国大学生樱花诗歌奖,中国作协诗刊社国际诗酒大会优秀奖,入围首届阳关诗歌奖。民刊《温度》诗刊副主编,著有诗集两部,现居兰州。】

供稿:北京城市未来文化艺术中心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