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法明:中医“不中”?

作者: 来源: 时间: 2020-03-09 16:41 阅读:

 

近日,媒体关于湖北武汉中医李跃华的话题很多,主要分为两类:一类认为李跃华通过自己的“偏方”可以治疗新冠状病毒;另一方面认为他是骗子。尤其是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出具的一份《关于对李跃华、张胜兵治疗新冠状病毒肺炎等相关情况的调查报告》将李跃华推向舆论的高峰。

早在一个月前,也就是武汉新冠状肺炎最严重的时候,在微信和朋友圈就看到关于李跃华治疗新冠状肺炎的视频,视频中,李跃华确实没有戴口罩,当时他也不是特别出名,关注度很低。直到湖北一厅级官员陈某感染新冠状肺炎因李跃华医生已经治疗而拒绝配合当地医疗机构的救治,李跃华一跃成为名人。

名人是非多,这句话没错,李跃华出名之后,接踵而至的是关于他“非法行医”的举报,上文提到的《报告》就是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针对李跃华的调查报告。

《报告》的内容指向李跃华医生非法行医、假证等问题,也就变相的否定了李跃华医生的技术、治疗效果和治疗的合法性的问题,后面就是相关部门对李跃华的处理。

在抗疫当下,依据《报告》的角度,处罚结果不会太轻。然而,这不是我今天所要阐述的话题,今天我要谈的是中医是中华文化的缩影。

在阐述这个问题之前,我讲述两个发生在我身边“中医”故事,一个是在我安徽老家的村子里有一位老“中医”叫王连鹏,从辈分讲我叫老太的,他最擅长的是女性产后方面的各种疾病,全部采用中医和特殊的炮制方法。当地,他的医术和医德那是出了名的,治好的病人也举不胜举。据说上世纪80年代,老太还能看病的时候,曾经有来自台湾、日本、马来西亚、新加坡的病人。有一次,我堂叔突然晕倒,在场的人乱作一团,毫无任何办法。恰好我老太从那里经过,他放下竹筐按了一下堂叔的人中穴位,又看了看眼睛和舌头,随后从竹筐上掰下5厘米左右的竹签,刺向我堂叔的下舌根,随即一股黑红色的血液流出,接着有在中指上放了一点血。大概两三分钟后,我堂叔居然舒醒过来!这让我十分惊叹和佩服,至今记忆犹新!

他去世后将手艺传给了他的两个儿子。目前,大儿子在安徽淮南从医,二儿子在老家一边务农一边看病。

我曾经当面问过他:“二爷,您这么好的手艺为什么不去城里开个门诊,那可比家里强多了!”

他说:“咱们没文化,我从你老太那里学点中医知识,考不了(医师)资格证,属于非法行医,万一有个闪失,我担不起这个责任啊!在老家吧,大家相信我,都好说!”

 今年春节,二爷也70多岁了,满头白发,我到他家拜年的时候又提及这件事,他说“这个行业不赚钱,没人学了,我死了,就失传了!”,听完我很惋惜!

我讲的第二个“中医”是江西上饶人,他叫韩端普,今年有65岁左右,主要治疗癌症,据他本人说,他妻子20多年前得了血癌,医院已经放弃治疗,出院的时候医生告诉他最多还能活半年,但是,在他的治疗之下又活了20多年,目前依然健康。

“所有的癌症其实都是体内的病毒,只不过病毒在那里爆发,就是什么癌,我治疗的依据就是排毒,只要给毒排掉了,癌症就可以解决了,因此,对于我来说所有癌症的治疗方法都是一样的,排毒!”韩端普医生说。

“既然您有这么好的手艺,为什么不开个医院或者到医院坐诊呢?”我问

“坐诊需要行医资格证,我就会这一门技艺,对中医其他知识不熟悉,考不了(医师资格)证,也没有人给您报名!因此,只能在朋友圈推广!同时,我只接医院明确不予治疗的,且朋友推荐的,家属带有“死马当活医”心态的病人,否则我一概不接!否则,万一有问题,我担不起责任!”他说

2017年11月中旬,我有个22岁的亲戚得了癌症,在北京知名医院救治两个月后,医院放弃治疗,在办理出院的时候告诉家属最多活不了半个月,这恰好符合韩端普医生的要求,于是我就推荐了一下,经过两个月的治疗后,病人已经可以下床了,气色也恢复了不少。

但,由于江西距离安徽还有近千公里,意外总又发生,他们逐渐放弃这种治疗的办法,于2018年5月份去世。

我之所以大费周章的讲述两个发生在我身边的“中医”故事,就是要探寻中医的现状和中医“不中”的根源。

中医确实是“自古以来”就存在的治病救人的一种方式和手段,尤其是在民国之前,当时西医还没有全面引进中国的基础上,中医成为我们中华民族得以繁衍生息保护神,其特点是来源于自然又回归于自然,属于中华文化的一部分。

中华文化三大支柱是《易经》、《诗经》、《黄帝内经》。其中《易经》的“易”上为日,下为月,而日为阳,月为阴,其实就是阴阳两级的问题,也就是天文、自然等方面的规律,后衍生出来八卦、十六卦等。《诗经》是在《易经》的基础上衍生出社会文化,他是华夏文化的基石和起点;与此同时衍生出用于治疗疾病医学文化《黄帝内经》,后观《伤寒杂病论》、《神农本草经》、《难经》、《本草纲目》等都是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中医文化。因此,《易经》、《诗经》和《黄帝内经》是中华文化的三个领域,也是中华文化的支柱和起源,尤其是《黄帝内经》是典型医疗丛书,也是中医文化的起源和纲领。

《黄帝内经》核心不是药方,而是医理,而医理的核心是阴阳调和,其依据就是《易经》的阴阳,因此,在此基础上建立起来的医学构架是完全符合自然的客观规律,因此才会逐渐形成中医的理论体系。后期的中医宝典,主要讲述医方(药方),而非医理。也就是说《黄帝内经》是理论成果,后期的中医宝典更多的是在《黄帝内经》理论指导下的具体成果。

也正是由于这个理论体系,注定了优缺点:由于中医强调的是阴阳调和,而阴阳调和的过程是缓慢的,是治标更治本的,因此其效果缓慢,适合慢性疾病的治疗。

随着社会的前进,西医逐渐进入我国,其特点是使用方便、效果显著,立竿见影,备受追捧,尤其是在改革开放之后,我们逐渐进入社会的快车道,建立起西方的治疗体系,中医逐渐被冷落。

“您看看,任何医院都没有中医急诊部吧?为什么没有?因为中医对于急性就诊来说,缺点很明显——操作不便、效果缓慢、因人而异!”中国中医药大学院长说

这就要谈一下西医的发展情况,西医是建立在西方文化基础之上的一种医疗手段,而西方文化最大的特点是实验文化,也就是科学!他们的文化特点决定了他们的医术特点就是靠事实说话,就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道理很简单。因此,他们重点解决发现问题上,为此他们发明了CT、超声波等尖端医疗设备,他们通过设备直接找出问题的病症所在,然后对症下药,效果自然显著。

因此,中医来源于中华文化,而西医来源于西方的文化,这是两种不同的文化所产生的两种不同知识结构和逻辑体系的医疗手段,各有千秋,中医对于慢性疾病的疗效可能会更为显著,而西医对于急性疾病的治疗可能更为显著。

例如,脑血栓这个疾病,从中医的角度来说,可能是血脂稠和血管老化所引起的,因此在治疗上采用降血脂、软化血管等药物,而降血脂和恢复血管是漫长的过程,绝非一蹴而就;如果是西医,那就很简单,直接安装支架,将血管扩充就能解决这个问题。而安装支架也就半个小时就可以解决。

反过来,如果是女性产后风寒等这样慢性疾病,中医会用“吃啥补啥”,以食代药的方式慢慢就治好了,而西医通过仪器是很难查到,治疗可能更难。

因此,中西医各有自己的优势,根据“再好的技术都不如上帝的技术”这一理论,中医其实比西医更加有文化内涵和理论支撑。

随着,技术的发展,中西医逐渐融合,出现了中医西医化——将重要制成西药模式,西医中医化,例如云南白药气雾剂的形式是西医,但根本是中医,也出现“西医治疗,中医养护”的局面。

这就是人类文化的进步佐证,也是中华文化的包容并蓄的成果!

当然,这是好的一方面,也是期待的一面。也存在不好的一方面:中医衰落!

其实,中医的衰落是伴随着中华文化的衰落而衰落!要不然也不会出现李跃华这个局面。

当然,我和李跃华并不熟悉,对他也不是很了解,对他的行为和目前的处境不好评价,但,中医衰落是不争的事实!

产生中医衰落的根本原因很多,大致分为五个原因:

一、中华文化的衰落带动中医的衰落:中医是中华文化的一部分,是伴随着整个中华民族的历史,而中华5000多年历史中有4900多年是奴隶社会和封建社会,而这个社会的经济基础是自给自足的文化,在漫长的历史中,逐渐形成自己独特的文化,而这个文化的主体不是实验为主题的科学文化,而是高大上的皇权文化和民间草根文化,科技在那个时代主要是雕虫小技,不登大雅之堂,不能成为社会的主流文化,因此,在中历史上有诗人、有军事家,但是很少有科学家,至于说四大发现明,也是皇权文化下推动的产物,例如印刷术、造纸术和火药,这些都是皇家需要的,指南针成为勘测风水的工具,因此,在这种文化指引下,中医的发展缺少深厚的群众根基,并和皇权文化一样带有神秘色彩,导致中医表面十分宏大,实际上硬核相对狭小,说直白一点就是中医并未完整独立体系,虚伪的成分太多,现在很多人看来都是笑话,例如一直视为中医珍宝的《本草纲目》有这样的药方:梁上的灰尘可以治疗上吊死;煮熟的鸡蛋趁热夹在腋窝狂跑可以治疗狐臭。而这些药方仅为当时的名医个人经验的积累,而经验的积累一方面是通过治疗疾病所述,这还有点可靠性,还有一部分是联想和“应该”,这完全没有可靠性,例如童子尿治疗性功能障碍,女性的卫生棉治疗不孕不育,这完全没有任何科学依据,因此在我国中医宝典里面有很多带有神奇但又不具有科学性的药方,他们绝大多数并未经过严格的临床科学验证,在封建文化里,由于没有相应的监管机制、审查机制、检验机制,这些药方犹如神一般的存在,但是,在科学面前犹如笑话,他们原则性的错误导致了现在社会对中药的怀疑,这也是与西医相比其生命力相对较弱的根本原因。

二、从中医的继承与发展路径上来看,中医属于中华文化一部分,隶属于中华文化的一个领域,这种说法是近代中国所划分的,其实中医在中国古代与皇权文化关系不大,因此,发展的空间也很小,严格意义它属于社会性的技术,技术在封建社会里属于奇技淫巧,是技术领域的艺人生活和生存必要手段和方式。因此医术的发展主要是代代相传,人人积累,且有“传男不传女”的特征,更别说外人,据说,血缘以外的人如果学习这项技术,必须建立在“联姻、干亲、师徒”等接近血缘关系的条件下才可以学习,因此中医作为一种技术,对外传播的可能性极小,这种代代相传的方式一方面缺少与外界的沟通和融合,所以发展很慢,并且具有狭隘性;另一方面,中医在“代代相传”的过程中,技术和家族的命脉紧密相连,致使家族兴,则技术兴,家族亡则技术亡的局面,尽管说也有一些中医收关门弟子,但是,弟子之间也存在学习能力的好与坏,领悟能力的强与弱,实际操作能力大与小的区别。经验的积累更为重要,而经验的积累往往因人而异,难以传承,同样的病情,不同的医生有可能治疗的方式不一样,效果差别很大。因此,中医的延续和继承与传承人的个人因素有巨大关系。甚至很好的中医面临着难以维继的局面,因此,中医的发展和继承的根基比较薄弱。上文中讲述到我村子里的二爷“产后治疗”技术就面临这样的结局。

三、从中医的发展特征上来看,中医的特征就是神,所谓的神不是神灵,而是神奇,而神奇又缺少科学的依据,在没有明确的科学依据的基础上,神奇夸大之后容易成为吹嘘,在中国这个唯上而不唯下的皇权文化里,下面为了取得上面的肯定和认可,更多的是夸大者居多,经过层层适度的夸大,中医文化逐渐演变成一种浮夸文化,其实,浮夸文化是皇权文化的最核心的特征。而这种文化特征恰恰是骗子盛行的土壤。因此,在世界各地,尤其是西方一部分医学学者把中医看成巫术。曾经有人说,中国骗子最集中的几个领域:武术、医术、相术等文化领域,因为这些领域门槛低、成本低、效益高,有点基础就能干,例如:板蓝根治疗非典、双黄连治疗武汉肺炎等!由于骗子的汇集,导致中医在人民心目中的位置大大降低,并且由于西医的高速发展,迅速占领中国的医疗市场,导致中医发展趋于没落。

四、从目前的社会结构来看,目前,经过改革开放四十多年的高速发展,中国的社会主体结构发生巨大的变化,以前的小农经济已经变成以工业为主体的社会结构,而工业的发展更多的需要科技的支撑,导致封建的小农经济基础逐渐弱化,而在小农经济时代下成长起来的中华文化缺失其经济基础的土壤,尤其是在建国之后的中华文化巨大破坏,导致中医方面的杰出人才纷纷离世,中医代代相传的文化渊源断崖式的解体。

五、从政府引导来说,目前,由于西医强势发展,在一定程度上代替中医效果,再加上中医治疗效果的缓慢,更人多倾向于西医的治疗方式,期间政府也起到很重得要的引导作用,正如上面所说,中医的传承尽管说现在有了中医学院,但是,学院所掌握的技术未必全面,“高手在民间”这一说法并未过时。但是,由于民间中医高人所掌握的技术狭窄,而国家对他们的引导很少,难以取得相应的资质,没有资质就没有办法公开行医,逐渐失去赚钱的机会,这个技术也就逐渐的消失。

因此,中医的衰落是一个综合因素造成的,一方面是小农经济经济基础的变化导致中华文化的变化,另一方面,中医本身缺少科学验证,其中的糟粕比较明显,在以科技为核心的社会里,中医缺少相应的竞争力和科学验证性。第三在西医的冲击下,中医成为医疗的一个补充而不是支柱,在社会上逐渐沦落为“补品”,失去医疗的实际价值。第四、中医在作为补充的情况下,被社会上一批心术不正的商人利用,成为骗钱的方式,例如,非典时期的板蓝根,武汉肺炎时期的双黄连,史玉柱的脑白金和内蒙古的鸿茅药酒就是其中的例子。

因此,中医本身有其独立的知识体系和逻辑体系,完全具有与西医相提并论能力和基础,但是,由于其缺少“千锤百炼”的科学精神,在以实验科学为核心的工业社会里,中医不具有长期和强大的竞争力。

面对如此,中医该如何发展?

首先要中医自信。所谓的中医自信就是坚持中医的逻辑体系是正确的,因为他依据的就是《易经》的阴阳,强调的是阴阳调和,强调的是“标本兼治,重在治本”,这种体系完全符合世界万物生存的规则,是有强大而完整的逻辑体系,因此,中医的存在有其科学依据。

其次中医药吸取精华去其糟粕。而吸取精华去其糟粕的方式就是引进科学手段,加强对中医的验证,将中医的“神奇”通过科学的手段固定下来,通过大量的临床试验,去掉其偶然性、联想性和介入性,整理出符合科学的中医体系。

最后对中医进行敞开式发展。所谓敞开式发展就是扩大中医的来源渠道,具体来说就是降低门槛,将现有的“御医”和流行于民间中医统一起来,给予更多展示的机会,并且将其科学化和规范化,建立起中医架构体系。这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绝非个人之力能够实现,需要有制度保障。

 只有如此,中医才会有出路,中华文化才会立于世界民族之林,才是对世界的贡献。源于中国的日本中医为什么比中国的中医发展的更好,这是值得反思的问题。

就拿李跃华医生样本来说,既然他公开说自己能够治疗并且有治愈的例子,就可以组织一部分病例反复临床试验,如果确实可行,那何尝不是中医的发展呢?

而现在湖北省卫生计生委综合监督局出具的《报告》认定他是非法行医,伪造证书,将这个技术以变相的方式否定,其结果是这个技术肯定不能再公开使用,既断绝了这个技术的后路,其实也在断绝中医发展之路。但,某些专业的机构却发布双黄连可以治疗武汉肺炎,赚到钱之后,发现就是骗子。

以这种方式对待中医,怎么可能会有发展?怎么可能取信于民?又怎么可能取信于世界?

大家一直强调自信,而忘记自信的基础是强大,而这个强大是经过反复实验后技术实力的强大,而非虚假和神话的强大。

同样作为中华文化的一部分的武术,所谓的这门派、那门派,其实就是玩派头,在徐晓东打假面前,不堪一击,这就是中华文化现有的状态。

因此,中医的发展一方面要步子再大一点,再开放一点,另一方是政府给予中医更多的机会的和条件,将民间中医高手集结起来,以实际疗效为依据、以科学理论为准绳,将中医融入到科学和实践中,凝结成具有科学性和系统系的中医体系,我想中医明天会有更美好。

作者:王法明,安徽大学广播电视新闻学毕业,先后在当代财富报、合肥电视台、中央电视台等媒体工作,目前就职于消费日报北京记者站。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