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流萍:浅谈罗广才灾难主题诗歌金句选重组之《庚子年的春天》

作者: 来源: 时间: 2020-03-16 20:10 阅读:

 浅谈罗广才灾难主题诗歌金句选重组之《庚子年的春天》

 
彭流萍
 
    “一群群抗灾的人纷纷签到于这个春天//在救援中默默地流血淌汗//在阻击咳嗽的风/发炎的眼神//拯救高烧的城市/感染的早春……//”在全国战疫的关键时刻,罗广才老师作为一名活跃于当代诗坛的“文艺轻骑兵”,撰写抗“疫”诗,从精神层面是一种灵魂与思想的力量。就拿这首《庚子年的春天》来说,没有华丽的辞藻,几近完美的白描手法,给人以温暖而又悲怆的苍凉感。
    近期,一直在关注罗老师的朋友圈,也了解他的创作状态和作品特质。今日,他发来微信:“将我的六首疫情诗“压缩”成一首《庚子年的春天》,由黎明老师录制完成,请多批评指正!”第一时间,给我视觉上的震撼,“六合一”,想必是金句叠加金句,或画龙点睛之笔。通读全诗之后,我当即回复:“非常好!金句与金句的碰撞,亦是最美和声。灵魂与灵魂的砌筑,亦是诗歌城堡,而作者就是城堡顶端那面飘扬的旗帜。”在这里,说“旗帜”,并没有刻意抬举的意思,而是作为某个领域,或某种诗歌情怀特质,我觉得罗老师是诗歌界的榜样!
    诗歌作为一种抒情的表达文体,它除了记录一个时代的背景,更应该能看到真实的一面,以及通过个人感官品味到美学中的现实痛感。
    那么,自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以来,全民皆兵,举国上下都在抗疫,在这样一个大环境下,诗歌创作热潮空前高涨。网络,一时间成为民间“诗人”的沃土,每天不计其数的“作品”喷薄而出,或许这才是他们真正的“领地”。然而,使我受到震撼的作品很少,从个人诗观和对美学的探究出发,我比较崇尚的风格有五首(吉狄马加老师的长诗《死神与我们的速度谁更快》,王久辛老师的《这些高尚的人》,陈先义老师的《致敬钟南山》,因新冠肺炎已故的乡土诗人游子雪松的《墓志铭》(组诗)),还有就是这首《庚子年的春天》。
    我认为,《庚子年的春天》这是单个的个体,也是罗广才2020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主题诗歌的一个缩影。单从艺术层面看,诗中很少有惊奇的句子,而灾难性诗歌恰恰相反,它需要的是记录,反省,鞭挞,思考和拷问,更多的是需要以诗歌语言的表达方式为伟大的壮举纪实抒写。
    有人说这是一首抒情诗,接近于“朗诵体”,我认为这是一首典型的先锋诗,诗人主要采用写实的手法,其中穿插了嫁接、暗喻、隐喻和少数象征修辞手法,大部分采用“平铺直叙”,但正是如此,我感觉每一句诗行都是一个故事,每个故事背后都是一部电影,每一部电影放大的背后,是一部“非虚构”纪实文学……
    诗人,搜集了大量素材,事件,人物,引用“花环”“秧苗”“春天”“光芒”“誓言”“阵地”“风雪”苦难”“记忆”等词语之间的密切联系,借助新闻媒体的报道和图片消息,以此将胸中的家国悲愁与忧患悲悯嫁接到该诗中,加重抒发了波澜壮阔而又低沉婉转的诗之旋律。全诗灌注了悲伤抑郁而又不失温度的情怀,既有歌颂也有反思,表达诗人对疫情的强烈关注和对光明、胜利的执著追求。
    综上所述,《庚子年的春天》平实的语言,蕴含了强烈的思想感情,如涓涓细流,又如奔腾江河,亦是飞瀑直泄的流水,也是波澜迭起的长河,诗中艺术结构的腾挪跌宕、跳跃发展及平静优雅的完美结合给人耳目一新,该诗虽通过若干片段极写抗疫的烦忧苦闷,却并不阴郁低沉,反而慷慨激昂,唯美,浪漫,历久弥新。
2020.03.13於淮北平原
 

    彭流萍,1987年出生于江西大余。作品散见于《解放军文艺》《天津诗人》《散文诗》等文学期刊和多种诗歌选本。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推荐

#第三方统计代码(模版变量)